() “是吗?原来是为了这事?”杨志远沉思了一下,随口问道。

“请问杨先生,你们是在哪儿领养的婷婷?”钟淳朴迫不及待的问道。

刚才,秦烈就交代过他跟杨婷婷,别随便乱说话,尤其是dna确定这丫头是他的女儿,更不能透露。

说白了,如果能证明两人的父女身份,他就可以把女儿带走,但这是人家的地盘,杨志远会同意吗?

先不说他有钱有势,就是像杨婷婷说的那些,他也不会让这丫头轻易离开,哪怕拼个两败俱伤!

“当时是我们去省城的一家医院做检查,确定我爱人无法生育后,正感到十分难过。”

杨志远抬头看了两人一眼,继续道:“当时有对小年轻,他们是未婚先孕,不敢要这个孩子,就托我们抚养。”

他虽没直接否认,但这么说,实际上就说明跟钟淳朴没任何关系!

“也就是说,杨叔叔跟王姨,你们都见过婷婷的父母,直接在他们手中领养的?”

秦烈看了王淑梅一眼,匆忙接过话茬问道。

他之所以把王淑梅带上,就是为了看看她的反应,说白了,就算杨志远会演戏,并不代表她也一样。

“对,是这样!”果然,王淑梅看到他的目光后,虽匆忙点头承认,神情却很不自然。

长裙气质美女浪漫写真唯美动人

“钟老,我就说过,婷婷不可能是你女儿,长得像的人太多了!”秦烈侧头对钟淳朴说道。

“可是……”钟淳朴欲言又止。

“钟先生,请问你是哪里人?怎么会抛弃女儿呢?”杨志远好奇的问道。

虚伪奸诈的人,总是会多了解一下对方,摸清对方的底细,这样更方便于幕后的操作。

“唉,一言难尽!”

事情的利害程度,秦烈在外边提醒的很清楚,钟淳朴也不敢随便乱说,只能随口搪塞。

秦烈心想,果然是文化人,骗人的用词都格外恰当,让人无法继续追问!

他开口解释道:“钟老是吃公家饭的,都是为了前途,现在功成名就了,就想再找回女儿,哪有这么容易?”

这理由看似模糊不清,但一直注意公众形象的杨志远肯定明白,官场上为了往上爬,连老婆都能送人,何况扔掉一个孩子?

“哦,原来是这样!”

果然,杨志远点了点头,心想,这t也不是什么好鸟!

稍一停顿继续道:“请问钟老负责哪一块?”

秦烈的吃公家饭与功成名就,让他更要弄个清楚,以免得罪了硬茬!

“杨叔叔听说nfh病毒疫苗的事情吗?就是钟老研发出来的。”秦烈直截了当的回答。

“哦,钟院士,我真是有眼无珠,失敬失敬!”杨志远匆忙上前握手,热情的寒暄道。

心里却想,倒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却也不能得罪,更不敢随意的下手!

要知道,有个院士出差丢了个笔记本电脑,屁大点事,可连当地刑警都出动了,二十四小时破案,绝对神速!

这老头要是在渭南出了事,警方肯定也会掘地三尺!

“打扰了杨总,我们也很不好意思。”钟淳朴也客套的回答。

“钟老这话就不对了,虽然婷婷不是你女儿,但通过这丫头能认识你老,也算是咱们的缘分。”

杨志远很会交际,撇清女儿身世的同时,还不忘拉拢一下这老头。

稍一停顿继续道:“到了渭南,一切包在我身上!”

他这话说的十分仗义,实际上也是侧面试探一下,钟淳朴什么时候离开!

“刚才我们打车,出租车司机都说杨总是个大好人,果然名不虚传!”

对方虚伪,秦烈也半真半假的奉承,话题一转继续道:“我们正好想在渭南玩几天,不过怎么好意思麻烦杨叔叔,你忙就行,不用管我们!”

“小兄弟这话就见外了,虽然我不能天天陪着你们,但一切都会安排好,这点你们放心!”

杨志远心想,你t要真不好意思,直接撒谎说明天走不就行了?

稍一停顿,对着门口喊道:“小张,在宏豪订个豪华包间,就说我有贵宾要住几天!”

“是,老板!”门口一个大汉立刻回答道。

“谢谢杨总,现在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了!”对方订好了房间,也就没必要再呆下去,秦烈匆忙开口告辞。

“那好,咱们随时联系!”

杨志远并没有挽留,对门口继续道:“小张,开车送两位过去!”

“婷婷,我们先回去了,明天咱们再见!”临走之前,秦烈跟杨婷婷打招呼道。

他说这话也是为了保护这丫头,起码这几天,杨志远不敢把她怎么样!

走出客厅,在院子里已经停着一辆豪华宾利,秦烈两人寒暄客套的告别后,坐上车子离开。

从始至终,杨志远都没有询问秦烈的身份,当然秦烈也明白,这正是他的聪明之处!

普通朋友,不可能千里迢迢的跑到渭南,而如果是男朋友,挑明了反而更加尴尬,甚至会立马翻脸闹僵。

毕竟杨志远这么反感女儿,又怎么能热情款待她的男朋友?

更主要是,秦烈没有富二代的多金派头,更没有官二代的嚣张跋扈,这些可都是穿着打扮,言行举止中便能看的出来。wavv

所以对杨志远来说,他根本没任何威胁,如果稀里糊涂的送走最好,不行的话,在自己地盘,也很好解决!

宏豪虽不是五星级酒店,但在渭南肯定也属于最好,位置也在市中心,甚至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小张带着两人进了大厅,为两人安排好一切后,才开车离开!

“小秦,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坐在酒店房间的床上,钟淳朴忍不住开口问道。

“还能怎么办?睡觉!”

秦烈把外套往床上一扔,伸手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打开床头柜,开始翻找起什么,随口说道。

对付杨志远这样的小人,要时刻保持警惕,渭南又是他的地盘,指不定耍什么阴招。

钟淳朴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再多说什么,站起身来到旁边冲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