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扫过‘没呢’两个字,白纤纤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就冲到了窗前。

楼下,厉凌烨和顾景御依然站在雨中。

“真是疯了。”白纤纤气的真跺脚。

那边,苏可翻了个身,拉过被子蒙住了头,沉声道:“白纤纤,我困了。”

明显的逐客的语气。

想睡就在这里睡,不想睡就离开吧。

白纤纤皱了皱眉头,迟疑了一下,再看一眼苏可装睡的样子,最终走出了苏可的卧室,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虽然只有几步的距离,但是,她的人已经清醒了许多。

苏可是对的,两个男人分明就是故意的,看来应该是早就知道今晚上这里有雨,所以就提前等在楼下淋雨。

如果她今天出去把厉凌烨带上来,那么有再一就有再二,然后就再也刹不住了。

想到这里,白纤纤并没有去到窗前,也不去看厉凌烨是不是还在楼下淋雨,而是到了自己的床前,躺下,闭上眼睛让自己进入睡眠状态。

很奇怪的,明明之前还很兴奋,但是只要一想到厉凌烨和顾景御是故意淋雨的,她的心绪就慢慢平稳了下来,然后,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白净可人孟洁外拍写真

这一睡,居然睡得很安稳,一觉睡到天亮。

如果不是小东西不安份的一直踢她的肚子,白纤纤还睡着呢。

悠悠醒来,躺了足有五秒钟,意识才悄然回归,也猛然想昨晚睡着前楼下淋雨的两个男人。

想起来了,白纤纤下了床。

经历了一整晚,她淡然的到了窗前,总以为这个时候顾景御和厉凌烨一定离开了,可当望出去,乍然看到顾景御和厉凌烨还站在那里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了。

可当白纤纤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看出去的时候,厉凌烨和顾景御还站在那里。

这一刻,她终于忍不住了,大清早的,才五点多钟,就拨给了厉晓宁。

厉晓宁迷迷糊糊的接起了电话,“妈咪,早安。”

“你爹地回去了吗?”

“没有呀,爹地昨晚就说过了,他昨晚不回家,一整晚都不回家,让我不用担心,他会照顾好自己的。”

不等厉晓宁说完,白纤纤已经挂断了电话,换了衣服冲出了房间。

方文雪和苏可的房间全都是安安静静的,她也不叫她们两个,自己独自一人就出了房间,进了电梯。

早起的风很凉,吹得她打了一个冷颤。

她穿的这样多,还是受不了那冷硬的寒风。

更何况是被淋湿的厉凌烨呢。

“厉凌烨,你一直在站在这里做什么?”人还未到,白纤纤就直接的吼了过去,对厉凌烨,她真是无语极了。

这淋雨不走的行为,分明就是小孩子的行为,这是有多小孩子气呢。

厉凌烨在小妻子飞奔出楼门口的时候就感觉到了白纤纤的出现,悄然抬头,正对上白纤纤担心的目光。

一时间,四目相对,他长腿迈出,就要去扶住冲过来的白纤纤。

却是这一动,只觉得全身都在冒星星,根本动不了了,“纤纤……”微晃的身形,泄露了他此刻的情况。

白纤纤眼尖,伸手就要扶住厉凌烨,他却强行侧身,堪堪扶住车身的同时,大掌轻轻握住白纤纤的手,“我没事。”

他这一声,让白纤纤“腾”的脸红,就要挣开他的手,却再也挣不开了,忍着漫身的麻痛,厉凌烨牵着白纤纤的手就走向了自己的迈巴赫,徒留一脸懵逼的顾景御。

说好了两个人一起淋雨,一起感动苏可和白纤纤下楼来的。

结果,淋了一整夜的结果就是白纤纤下楼了,但是苏可直到现在也没有下楼。

所以,当看到厉凌烨牵起了白纤纤的手,他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倘若苏可想下楼,那她早就下楼了,也不至于等到现在白纤纤都下来了,苏可还没有下来。

所以,这一刻的顾景御看着厉凌烨和白纤纤牵在一起的手,除了碍眼还是碍眼。

然,这一刻的厉凌烨眼里哪里还有顾景御了,早就把顾景御抛之脑后而只剩下了牵手并排走在一起的小妻子了。

只两步的距离,厉凌烨就牵着白纤纤到了自己的车前,就在白纤纤还以为他要把她塞进副驾的位置上的时候,他牵着她轻轻一转,就到了驾驶座的车门前,“老婆,我有些不舒服,你来开车,好吗?”

白纤纤微微拧眉,有些不相信这话是厉凌烨亲口说出来的。

毕竟,从前的他自从知道她怀了身孕,是怎么都不允许她开车的。

他喝酒了,他就叫柯轻冉来代驾,也不肯让白纤纤来开车。

但是现在,他就是亲自叫白纤纤来开车了。

这也让白纤纤瞬间就不适应了。

哪怕她知道自己开车真没什么问题,也不适应这样让她开车的厉凌烨了。

所以,厉凌烨这样让她开车,一定是因为他真的开不了车,他开车比让她开车还更加危险。

“厉凌烨,你不舒服?”

问完了,白纤纤恨不得自己敲自己的头,淋了一夜的雨,又吹了一夜的冷风,厉凌烨能舒服才怪。

“没事,走吧。”厉凌烨淡淡的,仿佛他真没什么事的样子。

白纤纤第一次被迫的坐上了驾驶座的位置,眼看着厉凌烨为自己系上了安全带就要转身去到副驾的位置,她一伸手就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烫。

滚烫。

除了滚烫还是滚烫。

厉凌烨发烧了,还是高烧。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厉凌烨为什么让她开车了。

这要是厉凌烨开车,绝对更危险。

“厉凌烨,你是不是有病?”手测感觉最少也要三十九度,白纤纤一下子就恼了,因为,厉凌烨这发烧可不是意外,而是人为,赤果果的人为。

厉凌烨倏的后撤,一下子避开了白纤纤的手,“老婆,送我回家就好。”然后,他踉跄着脚步,强行让自己走到了副驾的位置上。

白纤纤拧眉等着他坐稳了,转头再看厉凌烨,一脸的苍白,这是比傻子还傻子的男人,就为了让她回家,在这样现代化的时代,居然用起了古老的苦肉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