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随着夏明的话音刚刚落下,一时间,这让整个场面都是瞬间安静下来,这让无数人,都是齐刷刷的看向了夏明,就连那林逸之,也是看到了夏明,当看到夏明出现的那一刻,这让他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

上一次老爷子举行音乐会的时候,他与夏明之间有些矛盾,如今,眼见夏明出现,这让他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然而韩妙妙看到了这突然间出现的夏明之后,这让韩妙妙异常的兴奋,他仍旧记得,自己就是因为夏明的一句话,让她瞬间提升了一个档次。

对于夏明,她有些一种盲目的崇拜。

当看到夏明的那一刻起,不知道为什么,就连韩非子的心情都是放松了不少,韩非子微笑着对着夏明点了点头,然而这时候风清扬一行人,则是满脸的疑惑,有些不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陌生的少年。

在他们的印象里,显然从未见过夏明这个人。

一时间,这让风清扬忍不住问道:“这个年轻人可是们的学生?”

这一刻,在风清扬身后的老师,则都是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这让风清扬则是有些疑惑起来。

问道:“既然们都不认识,这个人是从哪儿里来的?”

“风校长稍安勿躁,这个年轻人我认识。”

这时候韩非子微微一笑道。

粉嫩小公主的独立日

“韩大师,您认识?”

这让这些老师,全都是有些惊讶的看向了韩非子,忍不住问道:“韩大师,这个少年是谁,他来这里是做什么?难道他也是一名音乐家不成?”

一时间,这让诸位老师都是在不停的猜测夏明的身份,然而韩非子却是含笑不已,这让风清扬都是深深的看了韩非子一眼,随后将目光放在了夏明的身上,这让让他对夏明也是开始感兴趣起来。

从韩非的眼睛里,风清扬看到了一丝的赞赏,不错,就是赞赏,韩非子是谁,风清扬自然清清楚楚,这可是华夏境内有名的大师,一身实力也是达到了大师的境界,而其而进入大师的境界也已经很久了,据说韩非子是最有实力突破至大宗师的地步。

所以,韩非子乃是整个华夏境内最有名的一位大师。

即便是在那音乐学会,韩非子的地位,都是相当的高。

连韩非子这样的人都是如此赞叹的一名少年,这个少年究竟是什么人呢?

一时间,这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全都是变得有些好奇起来。

这时候夏明淡淡的看着眼前的刘智泰,笑声道:“想必,们便是那传闻中的锤子吧。”

“什么玩意?锤子”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这个人太逗了,不过锤子是什么鬼。”

“锤子就是棒子啊。”

“啧啧,对对对,锤子就是棒子,棒子就是锤子,合称棒锤子。哈哈哈。”

“笑死我了,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棒锤子啊。”

夏明一句话,令韩振恩一行人全都是脸色铁青,就连刘智泰都是满脸愤怒的看着夏明,这让他无比的愤怒。

“大胆,竟然敢骂我们大han民族,……”

“什么,我什么时候骂过们了?我可没骂过,那是们自己说的,这可不能怪我,明明没有骂们,们却偏偏说骂了,说真的,们也真的是够贱的。”

“对了,我们中国有十八般武器,说们大han民国来学习什么不好,偏偏就学贱,我们华夏一般都是有贱不使,那是因为丢不起那个人,可是们倒好,满脸下贱的非得来学贱,不过,真要说起来,这棒子跟鬼子,还真的是够贱的,我不知道们的祖宗是不是叫贱人,不然的话,怎么就生出了们这群小贱人。”

“好,骂得好。”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个人真的是太逗了,简直太他娘的解气了,这都好几个小时了,妈的憋得我一肚子的气,这小子有意思,还真是解气啊。”

“骂的太好了,我还以为他要学习爱情公寓那部电视剧里面的胡姐来骂人呢,不过这词儿一蹿改,这尼玛的棒子跟鬼子,都是贱人生的小贱人啊。”

“简直太精辟了。”

这一刻,韩振恩以及小野郎都是被夏明的话给气得满脸的铁青,而那刘智泰更是被气得浑身发抖,双手紧紧地握拳,如果不是这里人太多的话,估计他早就上去揍夏明了。

“说真的,本来们犯贱我不想搭理们,但是们实在是太贱了,我却不得不搭理们。”

这时候的夏明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寒芒,在这一刻,夏明静静的站在那里,他双手负于背后,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韩振恩以及小野郎,他的额头抬了抬,眼睛里带着一丝淡然,淡声道。

“那就让们一起上吧。”

夏明的气势也是在这一刻展现出来,即便是连那风清扬以及韩非子都是浑身一震,风清扬更是满脸惊讶的看着夏明,单单是从这气势中,他就能够感受到夏明不简单。

“狂妄。”

这一刻,棒子跟鬼子都是被气坏了,这时候韩振恩满脸愤怒的咆哮道:“算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挑战我们。”

“呵呵!”

这时候夏明听到韩振恩的咆哮之后,则是轻蔑的一笑,道:“就凭我,是江州市音乐学院的学生,够了吗?”

“轰!”

夏明的这句话,让在场的人全都是浑身一震,旋即有些骇然的看向了夏明,惊呼道:“什么……他竟然是本学校的学生,怎么可能。”

“对啊,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哈哈哈,好,好,好一个音乐学院,好一个月音乐学院,今日我就让们音乐学院关门。”

韩振恩也是被气坏了,当即出声威胁道。

“让音乐学院关门?”

夏明则是不屑的看了看韩振恩,淡淡的道:“就凭们这群棒子跟鬼子么?”

“如果单单凭借们的实力,恐怕……们还做不到。”

当说到‘做不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夏明特地加大了语气,夏明的一句话,让整个场面都是无比的震动,这三个字,就仿佛一声雷鸣轰隆隆的响彻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一般。

就在在场每一个人精神恍惚的霎那,夏明向前踏了一步,淡然的笑道:“接下来,就手底下见真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