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你处理了就是。”厉凌烨手里的钢笔一丢,甩了一文件的钢笔水,他却象是没看见般的继续盯着面前的文件。

却不知道是他在看文件,还是文件在看他。

财务经理身子一抖,举在半空的手很想收回来。

可收回来之后呢,还是要再重新递给厉凌烨的。

“厉少,你看这是我才重新整理好的……”

“咦,好象是太太寄过来的。”外面的秘书室,突然间传来洛风的声音。

厉凌烨一下子起身,正要走出办公桌,一眼看到对面财务经理举在半空的报表,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然后对外面道:“洛风,动别人的私人快递是违法的。”

这一声起的时候,财务经理明显的看到了在会议室里后程就开始冷冰冰着一张脸的厉凌烨唇角居然勾起了一抹笑意。

卧槽,还是厉太太有办法,只是一个快递寄过来,厉少还没见到东西呢,就已经破冰了厉少那张冰山脸。

只拆了一个边,看到了里面白纤纤字迹的洛风立码乖乖的把快递盒子按原来的样子整理好了。

然后,再拿上胶带封封好,尽可能的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他可没想做违法的事情。

炯炯有神大眼睛美女长筒白袜子暖系私房写真

他还年轻,大把的青春等着他挥霍呢,他才不要被变态的厉凌烨给送进局子里去。

总之,他没违法。

他就想不明白了,明明是厉凌烨让他处理的,怎么处理着处理着,转眼就变成他要违法了呢。

拿起恢复‘原状’的快递,洛风快步走进了厉凌烨的办公室,一点也不知道厉凌烨曾经站了起来又坐回去的洛风直接把快递递向了厉凌烨。

厉凌烨却并没有接过,而是淡淡的道:“放着。”

“哦。”

洛风有些懵,厉凌烨这是不着急吗?

一旁的财务经理抿着唇,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刚刚亲眼看到厉凌烨兴奋的站起来,然后又绷着脸矜持的坐下去的他,第一次见到厉凌烨这样丰富的表情变化。

厉凌烨随手翻看着财务经理的报表,只翻了几下,就拿过笔龙飞凤舞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淡清清的递还给了财务经理,“可以了,你出去吧。”

“是,厉少。”财务经理长出了一口气,小命终于保住了,多亏了厉太太的礼物,不然他想他今晚一定会加班到凌晨都不一定能回得了家的。

厉凌烨要是变态起来,他们这些手下的日子绝对是水深火热的。

急忙的退出去,哪怕再想看看厉太太给厉少寄的什么礼物,可也不敢了。

厉少的办公室,还是能少呆一会就少呆一会吧。

太吓人了。

他可是听说他之前进去的那个女经理,是哭着出来的。

厉凌烨处理好了财务经理的报表,这才不疾不徐的拿过洛风才放下的快递。

不大也不小的一个盒子,包装的很精美。

想象着白纤纤那双皙白如玉的小手摆弄着这个盒子,眸色便温柔了些许,拉开抽屉,拿出一把刻度刀轻轻划了几下,快递盒子就开了。

才开的口子里便露出了白纤纤的字。

她的字很特别,不是很大气,就是那种象是一朵朵小野花的感觉,绢秀温婉,他一直记得,也喜欢。

大掌随意的拆开来,很快便露出了里面的男款腰带。

一旁,洛风已经看傻了,不由自主的道:“太太可真是个浪漫的人,厉少你晚上又不是不回家,这居然还给你寄到办公室了,一定是给你的圣诞礼物吧。”

厉凌烨淡淡的白了他一眼,上面那么大的还是中英文两种字体的‘老公圣诞快乐’你看不懂吗?

不认识英文还不认识中文吗?

或者,是眼瞎?

这分明就是给他的圣诞礼物。

“我记得你女朋友姓姜是不是?她也有给你圣诞礼物吧?”厉凌烨漫不经心的问到。

洛风眨了眨眼,“没……没有,我们约定晚上一起放烟花。”

“哦,就这样?”

洛风对上厉凌烨明显不屑一顾的表情,敢怒不敢言,一起放烟花也很浪漫了是不是?

“嗯,就这样。”

“快去提醒你女朋友给你送件圣诞礼物,大圣诞节的,没礼物真不象话。”

“……”洛风仿佛受到了一万次的电击,无缘无故的,又被厉凌烨给撒了一嘴狗粮,他快要撑死了,“好好好,我这就去提醒提醒她。”

快步跑出去的洛风,在为厉凌烨关上办公室门的那一刻很想问问厉凌烨有没有给厉太太什么圣诞礼物,可是他没敢。

办公室的门轻轻阖上。

厉凌烨墨眸微眯,洛风还算是个懂眼色的,知道他现在很忙,还是不需要任何人打扰的很忙,所以,速度的走了。

厉凌烨拿过手机,点开白纤纤的手机号码,盯着足有两秒钟,忽而又放下了手机。

然后解下身上原本的只系了几天的镶钻的腰带丢到了一边,再拿起白纤纤寄过来的这一条系上,很好很好,他喜欢。

这是他最喜欢的腰带了,没有之一。

看了又看,还是觉得不错。

想了一想,厉凌烨拿起手机,对着腰间的腰带拍了一张照片,这才又重新点开白纤纤的手机号码,把才拍的照片发送了过去。

发送完毕,这才又输入了一行字,“老婆放心,我会管住自己的,不会多看许晴云和莫溪兰那种女人一眼的。”

可输完了,又觉得太俗,与他从前的风格差的实在太多,随即删除,“老婆,这腰带很漂亮,我很喜欢,我懂你。”

这一句输入完毕,看着舒服了许多,尤其是最后那三个字‘我懂你’,怎么看都含着那么点浪漫的味道吧。

满意了,厉凌烨随即点击发送键。

然后,就拿着手机舒服的靠到了大班椅上,等着白纤纤的回复。

对于办公桌上的那一堆堆堆成小山的文件,厉凌烨全都视而不见了。

圣诞节这样的节日,其实公司应该放假才对,应该变成法定假日才对。

不然,一个个的都这样对着手机,既影响工作又影响小情侣相见,还不如直接放假更合情合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