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谧而散发着幽香的房间内。

萝拉已经换上了一身礼服。

她怔怔的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开口道:“有人在吗?”

四周没有回应。

明明刚才那几名侍女还站在不远处,不知何时,她们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萝拉提高了音量,再次喊道:“有人吗?”

四周死寂,依然没有回应。

突然————

轰!!!

一道惊天动地的炸裂声,伴随着剧烈的摇晃抖动,从宫殿的另一边传来。

威严的声音在天上响起:

“现已查明,使徒用了蒙蔽之术,将几头深渊之中最为恐怖的怪物做了伪装,企图混进我们的安魂乡。”

雪花沾在少女长睫毛上纯净美好写真

“现在,所有的邪恶魔物已被诛杀!”

“传四神的神谕,从今以后,安魂乡再也不许任何外人进入!”

萝拉一惊。

她奔出几步,来到门口。

就像是感应到她前来一样,门口出现了一道道符文栅栏。

符文栅栏次第显现,很快将整个房间布满。

——这里赫然竟是一处牢笼!

萝拉猛的顿住脚步。

她站在栅栏前,心中有些踌躇不定。

忽然,宫殿外的虚空中,又传来一道声音。

——那是老大的声音:

“该死的四正神,这里明明就要被我收入囊中了,们竟敢冒出来坏我好事!”

一道女声叹息着劝道:“放弃吧,使徒,今天有我水神在此,的阴谋不会得逞。”

“去死!”老大怒吼着。

刺目的光芒从窗户缝隙之中照射进来,将整个房间照亮。

轰鸣声紧随其后。

战斗开始了。

这些战斗的声音逐渐深入云层,距离地面越来越远。

看样子,交战双方是从这片宫殿之中离去了。

萝拉一开始显得有些吃惊,但微微一想,很快又恢复平静。

她走回座位上,默默坐在那里,等待着某个人的声音。

另一边。

顾青山他们原本呆的地方。

整个房间被突如其来的猛烈术法攻击轰成了一片废墟。

这是巧妙压缩过的术法,威力提高了数倍,却不会造成大规模的损伤,只集中在某一片固定的空间内。

所以房间并未被彻底摧毁。

几具尸体凌乱的散落在地。

顾青山、叶飞离、张英豪、老大。

他们气息全无,身上满是各种触目惊心的伤口。

尸体静静的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动静。

房间附近的区域,黑暗密布。

这大约是一道术法,彻底屏蔽了外界的探查。

没有得到神灵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靠近这里。

黑暗中,两道影子出现。

他们认真而细致的查探着四具尸体的情况。

直到很久之后,一道黑影发出了幽幽的叹息:

“使徒的尸体检查过了么?”

有人低声回应道:“检查过了,他死了。”

“我也检查了一遍,看来他确实是死了,”女声缓了缓,以得意的口吻说下去:“使徒已经彻底失去了力量,在我们四人的全力出手下,自然也顶不住。”

之前那声音又道:“确定那女孩儿是荆棘女王?”

“确定,我专门用我的那一部分战争系统探查过。”女声道。

那声音道:“这就好,其他诸事已安排下去,这件事就如此定性,最终落下结论。”

女声喜悦的说:“能抓住荆棘女王,以后不愁宝藏了。”

那声音却担心的道:“使徒失去了力量,杀了他倒没什么,关键是有一个身份不明的家伙,万一被外界发现了,该如何应对?”

女声道:“哼,不管他背后是谁,安魂乡的封闭之印是昔日众神一起缔造的,绝不会被某位真神从外界单独打开——任何人都不可能从这里把消息传递出去!”

“所以……”

“所以杀了就杀了,神不知鬼不觉,外界没有人会知道是我们在这里下的手。”

那声音默了一会儿,赞同道:“没错,那个人肯定和真神多多少少有些关系,万一在这里窥破我的身份就不妙了。”

女声也道:“杀了他并得到荆棘女王,这是一举两得的事。”

之前那人渐渐放下心,说:“我去看看他们——他们假装和使徒战斗,已经去的远了。”

女声追问道:“等等,国王那边的事,解决了没?”

那声音冷笑着说:“他不外乎是那一套,我已经把他布置的人杀了。”

女声满意道:“这就好,我先把尸体收了,然后去守着荆棘女王,不让她逃走。”

“恩。”

对话结束。

其中一道影子从这片废墟中消失。

还剩下一道身影。

这身影伸手一抹,地上的尸体顿时全都消失不见。

身影又站了一会儿。

“哼,曾经的使徒,最终却是这样的下场,还真是可笑又可悲。”

身影自言自语着,转身朝外走去。

当她走出那片黑暗,便展现出原本的模样。

水神!

原来是她!

不知为何,她又在原地站着,停顿了会儿。

忽然她摇摇头,似乎是觉得自己有些可笑,转身离开了这里。

一切渐渐归于寂静。

没过多久。忽然有声音响起。

“公子,们这是……”

这是山女疑惑的声音。

顾青山的声音随之响起:

“这叫叠罗汉,没见过吗?”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

“萝拉的花伞只有这么大,我们必须摞起来,然后让她撑着伞站在最上面,才可以把我们几个都笼罩住。”

萝拉的声音突然响起:“顾青山,搞错了,我的万界庇护并不是必须处在伞下才可以,只要接触到伞都可以受到万界庇护的效果。”

“哎呀,怎么不早说。”

“我以为这样站是一种什么特殊的队形,鬼知道只是为了隐匿踪迹。”

紧接着,萝拉突然出现在半空中。

她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半空中的情景顿时显现出来。

只见叶飞离站在原地,张英豪踩着他的肩膀,老大又踩着张英豪的肩膀,顾青山又踩着老大的肩膀。

原本顾青山的肩膀上还站着萝拉。

——萝拉撑着花伞,施展着万界庇护以确保众人不被发现。

在萝拉尚未正式获得万界庇护之前,就已经可以凭借这个能力避开翠丝特的疯狂抓捕。

历史上,更有荆棘鸟之王凭借这个能力深入世界碎片的混乱深渊而不死,还带回了上古众神之甲。

所以用这个能力瞒天过海,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

萝拉站在地上,把花伞撑开。

她直接从原地消失,任何人都无法再感知到她。

“行了,都过来摸着花伞,这样就不会被发现。”

她的声音在虚无中响起。

几人伸出手,朝虚空按去。

他们接连从原地消失。

老大的声音带着一丝得意:“这样真方便啊,早知道就不玩那个什么叠罗汉了。”

叶飞离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谁说不是,们几个人太重了,我可是在最下面。”

“我们才多重就抱怨?要知道我可是瞬间消耗了七成力气去伪装尸体。”张英豪不满道。

叶飞离解释道:“不是别的,我主要怕叠的太高,不好出门。”

这时山女的声音压住了他们的抱怨:“公子,不是让我在那里等着么,怎么又召我回来了?”

“因为没有必要了,我大概知道他们要跟说什么。”顾青山道。

“可是我一回来,他们会很快发现萝拉不见的。”

“恩,有道理,我们走!”

“去哪里?”

“我这里有一张地图,应该是没问题……”

说话声渐渐去远,离开了这片废墟。

忽然。

一道愤怒的声音响彻整个宫殿。

“给我立刻封锁这里,不许任何人再进出!”

水神。

她再次发出了命令。

而这个时候,顾青山他们已经通过了几道隐秘的路径,越过几处暗藏的机关,行走在一条宫殿地下的密道中。

顾青山拿着一张纸条,看着上面的简陋地图,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山女在队伍的最后。

“顾青山,就不怕这张纸上的内容是骗我们的吗?”萝拉问道。

顾青山道:“假如想杀死我们,刚才的手段就已经够了,这张纸条不过是多此一举,所以我们来看看情况,然后再决定后面的事。”

老大举手道:“事先声明,假如遇上战斗,我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张英豪道:“我也是,我的力量消耗了七成,只能打打冷枪。”

叶飞离迟疑道:“我——我尽力,可是这里的人都太强了,我根本不是对手。”

顾青山看看他们,再看看萝拉。

萝拉安慰道:“顾青山,放宽心,虽然我也不能战斗,但我可是很会躲的,不会像他们那样给增添负担。”

顾青山面无表情道:“我一点都不觉得宽心。”

他们来到密道的尽头。

一具尸体躺在那里。

几人上前一看,正是之前的那名侍女。

那名给顾青山送糕点的侍女。

她已经死了。

看得出来,原本她是打算在这里接应众人的。

顾青山郁郁的叹了口气。

之前和水神对话的那道声音说,已经解决了国王的布置,想必指的就是此女。

其他几人也是默然。

“现在我们怎么办?”老大问道。

顾青山道:“此地不宜久留,飞离。”

“恩。”

叶飞离应了一声,走上前,打量尸体。

“死的时间不长,魂魄还在。”

叶飞离轻声道。

他抽出忘川离魂钩,在侍女尸体上轻轻一触,然后猛的往回一扯。

只见尸体上,一道半透明的女子虚影被长钩带了出来。

这是女子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