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统听完,整个人呆住。

他沙哑着嗓子道:“已经证实了吗?”

顾青山点点头,补上最后一句:“杀人鬼有一定自主意识,实力越强,意识越清晰。”

总统不能置信,迟疑着问道:“公正女神?”

公正女神足足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两种病毒症状已出现在白沙郡中心医院、长洲郡第二级县立医院、首都紧急救助中心,目前有扩散趋势。”

“是真的……”

总统喃喃道,他的表情,就像拳击场上被迎面打了一记重拳的拳击手,努力想要振作,却有些力不从心。

顾青山望着他,忽然意识到他也只是个老人罢了。

总统猛的抬起头,望着顾青山说道:“青山,你是联邦数十年来最杰出的科学家,你一定要来帮我,帮每一个无辜的人。”

顾青山默了片刻,道:“我会来,但不是现在,现在最重要的是,公正女神要马上采取措施。”

两人一起望向光脑。

公正女神忽然出声:“请两位最高领袖授权,公正女神权接管联邦一切事务。”

花房mm淡雅清纯写真

总统道:“我授权。”

顾青山道:“我授权。”

公正女神道:“授权已接收,联邦进入最高紧急状态,连接九府府主,连接总统府,三军进入深红色战争警戒状态。”

“开始分析应对策略。”

“生成策略一千九百五十八种。”

“开始挑选成功率较高之策略。”

“挑选完毕。”

“选取策略数:零。”

“进一步收集情报开始。”

通讯器的光渐渐暗淡下去,最终关闭。

以公正女神的运行速度,竟然连跟顾青山交流一下,说一句再见都没有时间。

顾青山怔怔的望着光脑,好一会儿,才伸出手去,按在关闭键上。

这种事情,只要公正女神提前关注,兴许有一丝希望控制住局面。

它是人类文明的最高结晶,只要及时知晓了缘由和病毒的具体情报,应该有机会抑制病毒的大范围传播。

不一定能成功,但是有机会。

这已经很好了。

但就算如此,顾青山心中也一点都轻松不起来。

这一世,从今天开始,和前世完不同了。

前世的时候,怪物和病毒之间隔着整整一年。

一年之中,发生了许多重大事情。

直到一年之后,病毒才随之出现。

作为一个知晓未来的重生者,命运跟顾青山开了个玩笑。

换做任何一个重生者,都绝不会想到,明明是一年后的事情,会突然提前发生。

就像一把牌,被完打散,还加入了新的牌。

这一世,海怪很快就要登陆了,而病毒也同时出现。

其他的灾难呢?

不会也同样在近期发生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整个世界都将坠入深渊。

这个世界,将会比前世毁灭的更早。

毕竟前世还有诸界末日在线,可以让人穿梭修行世界,快速提高能力。

而这一世,灾难已经临头,而诸界末日在线连影子都还没出现。

如果等到世界末日,游戏都还未开始。

那就完了。

顾青山心情沉重的迈着脚步。

这种深深的无力感,让他心绪不宁。

“怎么了,你心情好像不太好。”一道好听的女声响起。

顾青山抬头望去。

却见安娜站在前方的墙上,扬了扬火红色长发,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

“安娜。”他涩声道。

前世的时候,安娜就死在无穷无尽的高阶妖魔包围之中。

当时自己赶了几天几夜的路,想要救她,却没来得及。

这一世,情势比前世更加严峻。

难道自己还要眼睁睁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

不!

绝不能这样!

顾青山猛然想起一件事。

前世安娜所遭受的悲惨命运,似乎在一个月后,就开始了。

还有一个月。

但是,但是,现在连世界都在剧烈的变化,顾青山又怎敢拍着胸脯说,最近一段时间中,安娜就一定是安的?

那样的命运,让安娜几近崩溃和自杀。

不行,绝不能让它再次降临在安娜身上。

决不能让安娜回圣国!

顾青山心念电闪,脸上的表情都落入安娜眼中。

安娜被他目光中的疯狂和悲怆感染,垂下头道:“你怎么了?哪个不开眼家伙惹你了,我去揍他。”

顾青山看着她,良久没有说话。

安娜被他看的不知所措,脸突然红了。

完蛋,今天没洗头。

她默默想着。

顾青山神色忽然一动。

战神界面上,猩红流光划过视网膜,在正中间化作几行大字。

“时间流紊乱,玩家必须马上进入修行世界,不然虚空通道将完关闭,再也无法打开。”

“玩家是否进入?是/否。”

顾青山看着战神界面上的提示,心中忽然闪现一股明悟。

时间流的紊乱,也许不止是和那个恐怖空间的怪物有关,还因为世界的急剧变化。

他来不及想太多,因为界面上又出现了几行字。

“请立刻进入修行世界!”

“请立刻进入修行世界!”

“通道将马上关闭!”

“15秒倒计时开始!”

顾青山抓紧时间,飞速说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万万不要离开联邦,一定等我回来。”

说完,顾青山跃上围墙,将一物从脖子上取出来,挂在安娜的脖子上。

做完这一切,他紧紧捏着安娜的手。

“等我。”

他说道。

光幕一闪,顾青山消失不见。

安娜怔了片刻,垂下头,将脖子中的那物取出来。

孤独的老人,拄着一根镰刀,坐在石头上歇息。

死神的信物,替命契约。

他又还给了自己。

难道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从这一刻开始,若是自己有什么生命危险,他将为之付出双倍的生命力。

他知不知道?

安娜望着替命契约,有些失神的呆了一会儿。

对,他肯定是知道的,不然的话,他不会将这件传说物件挂在我脖子上。

我肯花费自己的生命力来拯救你,所以你也同样如此对我?

安娜嘴角轻轻翘起,又渐渐撇了下去。

她轻轻抽泣一声,露出快乐的笑容。

自从很小的时候,母亲去世之后,她已经忘记了什么是温暖。

就在刚刚,她发现自己又寻回了这样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一道阴影从远处飞驰而来,在墙上化作冯霍德。

冯霍德道:“已经告别了?”

安娜道:“还没来得及。”

“他去哪儿了?”

“忙去了吧,他好像有一项不太常见的天选技。”

“那行,我们先走,后面你用光脑再跟他交流。”冯霍德道。

安娜站在苍茫的夜色中,默然无语。

远处,有火光腾空而起,尖叫声,哭喊声响成一片。

紧接着,各种恐怖的声响齐齐爆发出来。

好像整个城市所有的人都约好了,人们选择在同一时间进食,发出并不斯文的咀嚼撕咬声。

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血浆腥臭,让人恍如身处屠宰场。

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

尖叫声刚一扬起来,突然中断,就像是发生了什么更坏的事情。

天空传来阵阵轰鸣,警用机甲编队出动了。

有一群人疯狂的惊恐叫喊着,从街巷口跑过去。

“好像有些不对劲,殿下,我们马上动身。”冯霍德道。

“不。”

安娜突然吐出一个字。

她语气坚决的补充道:“我不走。”

冯霍德道:“陛下的命令很急,我们必须马上回去。”

安娜道:“我要等他。”

冯霍德无奈道:“等他又能怎样,不过是多说几句话而已,陛下发出了最高一级的军令,十万火急,万一回的迟了,你我都要受重罚!”

安娜在墙上慢慢坐下来,双脚悬在半空来回摇晃。

她神色安然的说道:“他让我等他,我就等他,哪儿也不去。”

冯霍德长叹一声,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忽然转过头,朝街角望去。

街对面,似乎有几个喝醉的人,摇摇晃晃向两人而来。

他们四肢着地,极不协调的奔行着,速度越来越快。 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