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可开始进餐。

漫不经心的夹了一样样的菜喂入口中。

却独独没有去动碟子里顾景御才夹的菜。

身旁的穆暖暖也没有去动厉凌烨夹给她的鸭血,反倒是厉凌烨把她夹给他的全都吃光光了。

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厉凌烨已经空空如也的小碟子,穆暖暖微微皱眉,精神也有些恍惚。

厉凌烨传说中的洁癖呢?

原来都是假的呀。

他这样吃光了她夹的菜,就给她一种两个人是在间接接吻的感觉。

毕竟,那是她筷子碰过了的,而她的筷子自然是碰到了自己的唇,再被他的唇碰到那些食物……

只是想想,穆暖暖就觉得全身不自在了。

全身绷紧的坐在厉凌烨的身旁,莫名的居然就有些紧张了。

她与他现在这样坐在一起,再加上这男人不计后果说过的那些话,只怕在场的但凡稍稍有点脑子不白痴的人都会认定她和厉凌烨的关系了。

秋丸子头黑衣清纯美女

真想跟他吵一架,可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

她人还在厉氏集团,就在厉凌烨的手上捏着。

身为厉氏集团融合上下层关系的管理部的文经理,这个时候开始提议敬酒了。

于是,转桌转起的时候,每个人就挑选自己想喝的酒,拿过醒酒器倒在杯子里。

白的啤的红酒,应有尽有。

穆暖暖扫了两圈,最终想想就选红酒吧,至少度数低一些,不至于一不留神就醉了。

她可不想公司同事聚会醉了,不然要是醉了耍酒疯太丢人了。

然,她才要伸手去端那盛着红酒的醒酒器,就听身旁的男人道:“顾少,听说君悦会所里有米酒,怎么没端上来?”

顾景御刚入口的鸡肉差点没把他噎着,半晌才顺过气来,“有……有吗?”他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然后就接收到了厉凌烨仿佛要杀人的目光,顿时识时务的改口道:“有的,还不去拿。”

候着的服务生是懵的。

她真不记得君悦会所有米酒这种东西。

米酒说是酒,可因为度数实在是太低了,所以更象是饮料,更多是适合女人滋补的。

所以,并不适合君悦会所这种高大上的会所。

所以,君悦会所里真没有米酒。

那服务生先是看了一眼顾景御,再看一眼厉凌烨,然后还算伶俐反应了过来,“好,我这就去取。”

随即,转身飞也似的快步冲了出去。

BOSS让有,那就必须有。

没有也要有。

方式就是去买,现在就去买,所以动作一定要快,不然拿来的太晚,BOSS那里交待不过去。

穆暖暖原本就觉得红酒就可以了,可是厉凌烨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的,这一刻就是怜惜起了她来,就是不想她喝红酒。

于是,已经分散的注意力这一下又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真愁人。

所幸,君悦会所的员工也不是吃素的,只用了几分钟就送进了一瓶米酒。

打电话让有米酒的超市送货,同时君悦会所也派人去大门口接收,然后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送进来,自然是要多快就有多快。

其实以厉凌烨在君悦会所里的身份都相当于半个BOSS了,再加上本尊BOSS出面,那是真的没有也要有。

在米酒未到的时候,整个包厢里的人全都默契的再也不提敬酒的事情了。

绝对要等米酒到了,才能开始敬酒。

尤其是厉氏集团的高管们,已经认定了这件事。

不然,厉凌烨不知道要替穆暖暖挡多少次酒。

虽然已经稍稍的习惯了厉凌烨对穆暖暖的态度,但是总还是觉得这样的厉凌烨与他们曾经所认识的那个厉凌烨之间有差距,太不一样了。

从前的厉凌烨别说是替女人挡酒了,他是连女人一个眼尾都不肯给的。

看一眼都不乐意,更别说替女人解围了。

所以,今天的厉凌烨就给各高管们一种太阳打西边出来的感觉,太诡异了。

米酒来了。

不过,敬酒之前,厉凌烨再次刷新了在场各位对他的认知,他居然悄悄转身让服务生给穆暖暖换了一个小酒盅。

超级小的那种。

这才允许服务生为穆暖暖倒上了米酒。

那边,顾景御眼看着苏可的目光始终都在穆暖暖的那小杯米酒上,也来了劲,厉凌烨都知道怜香惜玉,他自然不能比厉凌烨差了,于是,转身也吩咐服务生给苏可换了酒杯,也是一小杯的米酒。

在场的人士已经全都被厉凌烨和顾景御的骚操作给刷新了认知。

苏可也是相当的无语。

如果这一刻只有她和顾景御的话,她一定狠狠的咬这个男人一口,可是此刻人太多,有她自己店的店员在场,还有厉氏集团的高管在场,她就算是再想咬顾景御,也只能忍了。

不过,让她只喝米酒,她不干。

就算是被换了酒杯,只倒了米酒也难不倒她,她干脆端起了顾景御的酒杯,随意的就喝了一口。

总以为一心让她少喝酒还只能喝米酒的顾景御一定会恼,却不曾想,他看到她喝了他喝过的杯子,整张脸都亮了,尤其是那眼神,光亮的直射在苏可的身上,她才恍然惊醒,她这一喝,分明是自己主动与顾景御来了一个间接亲吻,她是疯了吧。

就是那么电光火石间,什么也没想的就喝了顾景御的酒。

如此,更让人坐实了她和顾景御的亲密关系。

然,喝都喝了,她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脑袋一热的结果,她总不能自己把自己砍了。

现场,一轮接一轮的敬酒,穆暖暖安静的每一次都是喝她的米酒。

一小杯一小杯的喝着,很开胃。

她正好不想喝酒,不得不说,厉凌烨这是解救了她。

比起苏可,她更惬意。

“喂,你喜欢上了厉凌烨?”苏可发现穆暖暖没反抗厉凌烨,真的就用那个小酒杯喝起了米酒,忍不住的撞了一下穆暖暖的胳膊肘,小声的问到。

穆暖暖先是怔了一下,随即道:“我喜欢的男人叫做沈明先,厉总不过是把我当成了厉太太的替身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