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究竟还得这种偏僻的乡下待多久?我都感觉自己身上开始长跳骚了!”

大姐拉蒂丝抱怨道,安兹拉伯爵和他的三个女儿就躲在一个小房子里,拉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躲过一劫的,但是他知道现在他在劫难逃。

“天啊,我的裙子,那些佣人压根就不会洗衣服,这里全是脏东西。”

二姐卡丽儿拿着一件干净的裙子大喊大叫,她们的声音让拉斯感到头痛欲裂,最开始的时候,拉斯觉得她们长得一模一样,仔细观察了许久,才发现她们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大姐拉蒂丝是一个脾气暴躁,动不动发脾气的人,虽然二姐卡丽儿也类似,但大姐比二姐瘦一些,但她是丹凤眼,看起来很凶。而让拉斯唯一有一点好感的,就是……

“要喝茶吗?小护卫。”

此时,一个穿着白色毛绒衣服的少女来到拉斯面前,她端着四杯茶,白白的脸上浮现出让人浮想联翩的笑容。

三姐妹最小的芙拉,她的身材是最矮的,嗓门也是最小,至少拉斯没见过她大喊大叫的时候,虽然她也有大小姐的性格,但是比起那两个姐姐,她算好得多了。

“不了谢谢。”

“尝一下嘛,这是我特意泡的茶,可以缓解疲劳,你站这这么久了,肯定累了吧,喝杯茶休息一下。”

她央求道,拉斯咽了一下口水,他从未接触过这样漂亮的贵族,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好吧……”

boy风 清凉写真

他结巴地回答道。

芙拉,拉斯自认为是三姐妹中最漂亮,最温柔的一个。

他拿过了一杯热茶,正好也口干舌燥,喝了一口,茶水的芬香让他惊叹,他从来不知道茶这么好喝。

“好喝吗?”

“嗯,阿,很好喝,谢谢。”

拉斯红着脸说道。

“嘻,谢谢夸奖。”

说完,芙拉便转过身,踏着欢快的脚步回到那些姐姐那。

“你干什么给那种下人喝茶,真是糟蹋东西。”

“你该不会看上那种小鬼了吧。”

“别这样说嘛卡丽儿姐姐。”

“你真是让人恶心,芙拉,真不敢相信你是我们的妹妹。”

听着她们的对话,拉斯不禁叹了口气,没错,魔王大人交给他的任务,就是给她们? 不对? 准确地来说? 是保护安兹拉伯爵? 这对他来说? 简直是场噩梦。

……

午饭是军队送来的,伯爵有自己的佣人? 他们吃着上流的食物,而拉斯他们则在屋子外的一个桌子上? 吃着军队送来的粮食。

就在此时,那位芙拉小姐走了过来? 端来了一锅粥。

“大家辛苦了,我给你们煮了一锅肉骨粥。”

“谢谢三小姐。”

士兵们连连道谢? 你一碗我一碗,很快一锅粥便见了底。

偷偷的? 芙拉走到了拉斯的身旁,她在故意接近自己。

拉斯对此感到心跳加速。

“嘿,你叫什么名字呀。”

“拉斯。”

“拉斯? 像个骑士的名字,哈哈? 你现在就是一个小骑士了,话说回来,你今年多少岁了。”

她好奇的问道,她就坐在拉斯身旁,她的衣服触碰到拉斯的手,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十六。”

“真是了不起,年纪轻轻就已经独当一面了。”

“哪里,我还差得远了。”

拉斯别过头,他不敢看向对方。

“话说回来,黑骑士大人好像很重视你,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只是……他对我有恩,我要报答他。”

少年回答道。

“噢,那还真是有趣,能不能跟我说一下?”

“抱歉,我不能说。”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

芙拉并没有追问,这让拉斯感到有些内心不安,他总觉得自己亏欠了对方一样。

“话说回来,我听父亲说,军队好像没有继续北上,黑骑士大人有什么打算呢?”

“我不知道。”

拉斯淡淡道。

实际上,魔王大人已经不在这边了……

……

王城的皇宫里,在一间堆满杂物的房间中,国王金斯利七世正与他手下五位重臣密谋着什么事情。

“我们必须马上铲除艾伯伦这个窃国者!不论用什么仿佛,我再也受不了这些屈辱了,他居然把我的歌舞团裁掉!该死的家伙,我要让他上绞刑架!”

金斯利骂道,他头上的小皇冠看起来别扭极了。

“国王大人,您请冷静,现在艾伯伦的军队控制了王城,我们现在动手可不妙。”

“不!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艾伯伦只是一个走狗,国王大人,我和他打过交道,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人罢了,我们真正的敌人,就是那个穿着黑色盔甲的恶魔。”

国王金斯利眯了眯他那本来就是一条缝的眼睛,随后装作思考地说:“我也猜到了这一点,卡布里,你有什么好建议?”

“国王大人,现在他们把我们囚禁起来,但是却不敢对您动手,就证明他们还没有足够的准备,去推翻您帝国,他们需要您伟大的影响力。”

卡布里大臣弓着腰,笑着说:“这就是您最大的武器,只要国民还在支持您,艾伯伦他们就取代不了您,您依旧是这个国家的王。”

“那是当然,是谁带领他们走过那段艰苦的日子,南境大干旱的时候我还派人发粮食了呢。”

金斯利骄傲地说道,几位大臣面面相觑,随后纷纷笑着说:“国王英明。”

“那我们该怎么办?卡布里,你是个聪明的人,我以前一直都留意你,现在,是该发挥你本事的时候了。”

“是的国王陛下,我有一个计划,只要我们能够解决那个艾伯伦,您一声令下……”

就在此时,噗通一声,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里面的人吓了一跳,见到开门的人后,他们纷纷夺了起来,国王甚至躲在了桌子下,趴在下面,露出大大的屁股,还在祈祷对方看不到自己。

没错,推门而入的人,就是他们最害怕的,黑骑士大人,也就是魔王,他们本以为他在前线,可没想到他居然回来了,而且无声无息。

“金斯利呢?我希望他在两秒内出现在我面前,像一个正常人一样。”

魔王低沉地说。

国王被吓得半死,但是忽然,他想起了大臣卡布里的话,认定对方不敢动自己一根寒毛,于是他从桌子地下爬了起来。

“我在这,干什么?!居然见到我都不下跪,谁才是国王?”

他瞪着对方喊道。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