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纤纤终于关了花洒。

她才扯过浴巾正要裹住身体,浴室的门突然开了,厉凌烨一步上前,连人带浴巾的抱到怀里,“老婆,你没事吧?”

守在外面等了这么久,再看不到白纤纤厉凌烨行将要崩溃了,所以,忍不住的他就冲了进来。

结婚那么久了,老夫老妻什么都见过了,可白纤纤还是脸一红,脸贴在他的胸口不肯露出来了。

毕竟,距离上一次他们在一起,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还是在她未见陆语菁之前。

算起来真的挺久的了,所以,再这样相见,白纤纤多多少少都是有些羞的。

厉凌烨笑看着怀里的小妻子,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道:“这里只有为夫的我。”

听到这一声提示,白纤纤的小脑袋终于抬了起来,粉拳如雨点般的打在厉凌烨的胸口,“你坏蛋,大坏蛋。”

“今晚不走了好吗?”厉凌烨却对白纤纤的拳头甘之如饴,她这样,才终于恢复到了他们之前的甜蜜关系,再也不是横眉冷对了。

这才是夫妻间该有的互动呢。

却已经在他们身上消失了一个多月了。

“不要。”白纤纤摇头拒绝,“我还要照顾雪雪和小琳琳。”

北京平模

厉凌烨轻轻将她放在了床上,“这里没有你换洗的衣物。”很庆幸他没有在这里存放她的衣服,否则,他都没有理由留她下来。

“我让人给我送过来。”不想,白纤纤却坚决了起来。

厉凌烨顿时一脸的黑线,“老婆,你是孕妇,小心动了胎气,还是休息一下再做决定,嗯?”

“不行。”白纤纤看看时间,这个点都十一点多了,她要是再休息一下马上就凌晨了,都到那个点了,她还折腾什么。

况且,这会子头一沾到床,她就打起了哈欠,是真的困了。

一整天又是忙着煮雪雪的月子餐又是照顾小琳琳,还要忙自己的工作,再加上晚上见凯恩又来劝厉凌烨停酒,还有凌忠的一番折腾,她现在困的不要不要的,冲了凉出来,终于舒服了的她眼睛已经在打架了。

她要是再不走,就真走不了就要睡着了。

眼看着白纤纤强撑着不睡不肯留下,厉凌烨直接拿出手机拨给了顾景御。

顾景御望着手机屏幕上不久前才拨给他的厉凌烨的号码,咬牙切齿的接起,“厉凌烨,你又要干什么?”

“去看看你自己女人有没有什么需要,如果需要人照顾你就留下来自己照顾,不许劳烦我妻子。”厉凌烨不客气的训斥过去。

顾景御立刻象打了鸡血似的,这个活他爱干,很乐意干,“好的,烨哥请放心,我这就亲自过去,绝对不劳烦小嫂子,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赶紧去。”吼完这一句,厉凌烨就挂断了电话。

白纤纤刚想要埋怨他不应该安排顾景御去照顾苏可,厉凌烨已经又拨通了另外的一个号码。

“厉凌烨……”

“慕夜衍,大半夜的我妻子需要休息,你老婆孩子自己去照顾,不许麻烦我妻子。”说完,他都不等慕夜衍回答,直接挂断了。

“……”白纤纤无语的瞪了厉凌烨一眼,这男人简直是太霸道了,霸道的让她无语透了。

可她实在是太困了,连打了好几个哈欠,眼睛已经闭上了,就算她再不情愿,厉凌烨都安排好了,她若这个时候非要强行回去,指不定雪雪和可可怎么笑话她呢。

还是睡觉吧,她脑子里现在一片浆糊,只想睡觉,什么都等睡醒了再说。

闭着眼睛,还在半梦半醒间的白纤纤喃喃的道:“厉凌烨,给我送一套衣服过来。”

“好。”厉凌烨点头,扯过了被子盖在白纤纤的身上。

同时也调高了室内空调的温度,快过年了,有些冷,他知道白纤纤是怕冷体质,所以,哪怕他不适应这个温度,觉得这个温度高了,不过每次与白纤纤一起住的时候,他都是将就她喜欢的温度,这已经养成了习惯。

温暖舒适的温度,白纤纤连半分钟都没用上就睡着了。

低低浅浅的呼吸声入耳,厉凌烨静静坐在床边,看着她安静清丽的睡颜,许久才倾身躺下,伸手将小妻子搂向自己的怀中。

可明明他的动作轻轻的,小心翼翼的,还是惊醒了沉睡中的白纤纤,没睡饱的白纤纤咕哝了一句,“厉凌烨你不许碰我,我还没彻底原谅你呢。”

厉凌烨无奈的苦笑了,他只失控了一次,就被小妻子给记住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除她对他的气怨才能原谅他。

不过,能有此时此刻这样轻拥她入怀,已经算是很大很大的进步了。

哪怕是只有一个晚上,他也很知足。

一夜好睡,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不过厉凌烨的总统套房里却是暗漆漆一片。

厚重的窗帘将阳光挡在窗外,让人特别的好睡。

白纤纤睁开眼睛,迷糊了足有三秒钟,才恍然惊醒这是在哪里。

算起来,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在这里醒过来了。

一转头,正对上厉凌烨深邃的一双眼眸,此时正眸色温柔的看着她,“醒了,饿了吧?”显然,他应该醒很久了。

厉凌烨这一句,白纤纤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叫了一声,还真是饿了,“几点了?”

“十点多了,我让人送早餐过来。”

“天,你说几点?”白纤纤立刻伸手去拿自己的手机,这一举胳膊,身上的被子滑落,露出她白皙的一条手臂,她才恍然惊觉昨晚上冲了凉就被厉凌烨给抱到了床上,小脸一红,“奇怪了,我手机有订闹钟的,怎么没响?”

厉凌烨噤声,不说话。

绝对不告诉白纤纤是他亲自给她关了闹钟的。

想到她最近这几日事无巨细的照顾方文雪和小琳琳,厉凌烨都有些吃味了,白纤纤还从来都没有那样照顾过他呢。

不过此时的厉凌烨一点也没有想到他现在这样的身体,哪里需要人照顾。

真需要人照顾的是病号是刚出生的小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