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翻译的小姐姐只是看了王升两眼,随后用抑扬顿挫的语气,将王升所说话语尽数转述了过去。

一时间,弥漫在樱岛国上空的低气压更低了一些,有几名年轻人已经忍不住要站起来。

王升缓缓后退几步,让自己的目光能够注视前方这些人,将连鞘长剑随手插在地上,仙品飞剑在身周缓缓盘旋,双手背负于身后,自身修为境界完展露。

虚丹境,虚丹境中期……

有几名己方的道长都是有些惊讶,更遑论,这三国代表团中的那十多名此时跟王升境界相差不多的‘高手’了。

‘一起来吧。’

若王升修为只是年轻一辈的中游水准,这四个字未免太过狂妄。

但当王升展露出,与樱岛国代表团的最强几人相较也丝毫不弱的气势,这四个字的份量,无疑就变得十分沉重。

沉默了十多秒,那名樱岛国代表团的领队,也是对方最强者之一开口,用语调有些奇怪的华语说道

“既然如此,就请阁下指点一下,我们这两名修有奇术的年轻人吧。”

他做了个手势,有两名身穿和服的年轻女孩站了起来,依然是如他们之前所说的那般,要以二对一。

王升略微皱眉,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站在那,不行礼、不说话。

芭蕾美女黑与白意境写真

这两个女孩踩着木屐到了场中,一左一右对王升轻轻鞠躬。

她们气息境界都是相当于结胎境中期,但王升在她们各自的气息中,察觉到了两种鲜明的‘属性’。

一属火,一属风。

而后,两人脱下木屐一同朝着前方行走,竟然开始解腰间束带……她们身上的和服缓缓脱落,凝脂般的肌肤大片暴露在空气中。

香肩之下,却是那抹胸皮裙的打扮。

短裙下沿刚过大腿根,那两双纤腿穿着渔网丝袜,但小腿上却绑着两把利刃。

而在她们短裙的腰带上,左右各自插着五根‘苦无’……

“哇喔!”

施千张轻声赞叹着,那对招子满是亮光;一旁柳云志却是瞪了眼这家伙,用目光警告他不要给修道界丢人。

不惊和尚却是丝毫不为所动,这般春光在他眼中,仿若红粉骷髅罢了。

等这两名年轻女孩再次站定,已经是一左一右分开;将她们两人所在位置,与王升所在位置连线的话,是呈一个标准的直角三角形。

王升犹自不为所动。

这俩挺养眼的年轻女孩缓缓蹲下,做出短程冲刺的准备,顺势抽出短刃;

而后目光互相对视一眼,同时轻轻点头。

下一瞬,这两名樱岛国的年轻女孩身形突然蹿起,脚下步伐轻盈的冲出三四步,身形已快的有些诡异!

仿若两缕黑烟,夺命追魂!

王升却是眼前一亮,并非是惜才或者自觉遇到了对手,而是因为……

这两人的身法他仿若在哪见过,似曾相识!

但此时也来不及想太多,樱岛国代表团各人已经露出了自信的微笑,而左右这两道身影在即将扑到王升面前时,突然变招,各自折向王升身前、身后。

随着她们双手挥舞,几道乌光对王升激射而来,所瞄准的都是咽喉、太阳穴等要害!

王升轻哼一声,当他是木偶不成?

身形看似随意的向前迈出半步,左右四根苦无在他身后交错而过。

王升右手拍在身旁的剑柄之上,无名宝剑立刻出鞘,被他捞在手中。

脚踏七星方位,一剑追向正前!

与此同时,王升左手在身后并起剑指,仙品飞剑光芒大作,仿若流星一般,对着他身后的那一抹黑烟疾追。

这两个妹子立刻选择拉开距离,身形步法比最初出手时还要迅疾三分!

但,王升脚下仿若有道道星光绽放,身形快若幻影,和前方那一抹‘黑烟’的间隔竟在不断缩短!

就在此时,场地角落中传出一声闷哼,另一人已被仙品飞剑追上!

王升身后的这女孩根本来不及做出反抗,飞剑贴着她的脸蛋擦过,直接吓的她不敢动弹,而冲过的飞剑一个兜转,立刻抵在她脖颈之上。

王升一心二用,犹自游刃有余。

在他灵念笼罩之地,仅是凭这些诡异的身法走位,如何快的过仙品飞剑之速?

而王升七星步法爆发到了极致,直接将另一名女孩逼到了格兰帝国代表团前方,对方转眼就已无退路。

对方试图一搏,但面前已是闪起了剑光!

七星联动,一剑贯月!

这名樱岛国女孩根本来不及用手中短刃抵挡,她们的身法确实诡异迅捷,但正面迎战王升,却完接不住这一剑!

所凭借的也只是身法。

眼看这一剑之下,如花一般的妹子就要血溅当场;

但王升前递的一剑随意一偏,擦着她脖颈划过,斩落她一缕长发,随后剑身轻轻下拍,打在这女孩肩上。

如遭雷击,身形一软,跪坐在了王升面前,目光之中满是慌乱。

却是被一缕纯阳真元暂时封闭了体内经脉。

王升将长剑背在身后,自始至终表情都带着几分淡然,缓缓走回了插着剑鞘的位置,目光看向了樱岛国代表团。

此刻,他要继续出手。

他拔剑的理由,已经不只是为了打击这些樱岛修行者的自信,扬大华国修道界之威。

这两个年轻女孩刚才显露出的身法,跟当初他双腿摔断、施千张在医院被袭时,曾与阴阳万物宗少主和刀奴出现的‘女护士’同出一脉!

王升开口道

“阁下所谓的奇术,倒也不过如此,可否有高深些的奇术?

只是步法走位,在我大华国修道界中也并不罕见,不过只是些八卦遁术的简化罢了。

当年你们在大华国学走了那么多修行之法,莫非都失传了?”

这话一落,青言子都有些诧异的看着王升;在师父印象里,王升并不是会随意讽刺对手的性子。

而其他几位道长则是有些汗颜,毕竟王升口中‘不过如此’的身法,他们刚才也觉得有些高深莫测的说……

那名樱岛国的领队缓缓站了起来,言道“阁下是否太过狂妄?”

王升淡定的一笑,却是不予置否。

这人扶着腰上的武士刀,迈步进入了场中,而那两名年轻女孩已经走了回去,却是不敢抬头,去了代表团最后方。

樱岛国代表团领队身上气息缓缓上扬,似乎隐隐能压王升一头。

他应当是五十多岁的年纪,身形不高、四方面庞,此时将身上的西服解开纽扣,双腿摆出侧弓步,缓缓握住剑刀柄,目光满是冷寒的注视着王升。

“冈本日川。”

“阁下……”

大华国一名道长刚要起身,却被青言子手势所阻。

而此时,王升已经报上姓名,接下了对方这一战。

“王升。”

“呀哈!”

冈本日川停着脖子一声怒吼,手中武士刀猛然拔出,一道青紫色的光弧对王升激射而去!

王升面色丝毫未变,身形原地横翻,在这光弧上方一跃而过,顺势点出十数道剑气!

剑气呼啸,这冈本日川握刀前冲的身形立刻被阻,身形朝着左侧横移,地面炸出了两排北斗七星排列的坑洞,草皮不断飞扬!

王升脚尖轻点、身形急冲而来,左手剑指并起,仙品飞剑在侧旁呼啸而来。

冈本日川只能感觉到这仙剑的锋锐,武士刀横斩而去,刀光之上涌动青紫双色,将仙品飞剑暂且击退!

但王升已是冲到此人面前,脚踏七星步,手握无名剑,突然化出七道虚影、七道虚影各持剑招,攻势笼罩了冈本日川周身要害!

七星剑阵!

冈本日川已失了先手,自身所擅更是所谓的‘一刀流’,此刻只能挥刀抵挡王升攻势,却是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然而,这就是蜀山御剑术之威力。

若是无仙品飞剑干扰,这名年过五十、沉浸武士刀之上的刀客,与王升正面交手,哪怕胜算不高,也不会像此时这般狼狈。

然而,御剑术是王升的法,王升有何不可用?

数十招眨眼而过,这樱岛国领队身上已多了几处剑伤。

但他毕竟也是在樱岛国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能屈能伸,此时见王升攻势越发凌厉,决定暂避锋芒。

这人忽而抬手,一颗黑色铁球对着王升甩去,王升一剑将铁球斩中,铁球之内爆发出少许黑烟,暂时阻住王升视线。

王升脚尖轻点立刻后退,仙品飞剑呼啸而过,却是算准了冈本日川会向后退走,一剑划过,将对方头顶那本就只有半寸的短发,又削短了两公分。

若是王升有意取他性命,这人已是躺下了。

站在场地正中,王升道袍纤尘不染,这樱岛国代表团的领队却是颇为狼狈。

见这人又要出手,王升心底也是一阵无语,不过对方不放弃,倒也刚好趁他心意。

王升淡然道“我还有近半的实力没有拿出来,不如你们一同出手,若是能将我最强的剑招逼出,我今日便认输,如何?”

不用翻译出声,冈本日川瞠目欲裂,王升却只是负手而立。

若是没察觉到这些樱岛国修行者跟阴阳万物宗有关系,那也就罢了,王升还会给对方留些颜面。

可现在,大家既然本就是仇敌,颜面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虽碍于场合不能直接出手擒拿,但逼出对方更多人出手,或许就能得知更多情报。

冈本日川抬手做了个手势,樱岛国有十数人立刻起身,半数是持着武士刀的刀客,半数则是身体纤瘦轻盈的‘忍者’,一同进入场中。

“卧槽!欺负我们人少?”

施千张眼一瞪就要站起来,却被青言子随手一压,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王升手中长剑脱手飞出,与仙品飞剑一同在身旁旋转,右手摁在剑匣上,无灵剑弹出,被他轻轻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