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厉凌烨,他就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她,就是不回答。

厉凌烨长身玉立的站在那里,已经把白纤纤此时此刻的反应尽收眼底。

呃,她这是希望昨晚上与她一起的是凯恩而不是他?

一想到这里,厉凌烨只觉得一阵别扭。

不不不,是特别的别扭。

他的小妻子,他最近捧在手心里心坎里宠的小妻子,心心念念的居然是旁的男人而不是他。

算起来,她虽然说过她爱他,可每一次她说爱他的时候好象都是他诱哄着她说出来的。

所以,那样说出来的她爱他也是被打了折扣的。

眼看着白纤纤可能是忘记了昨晚的事情,厉凌烨淡淡的没有回答白纤纤,而是微一倾身,就抱起了厉晓宁,“走啦,吃早餐了,看看爹地都给你煮了什么。”

“耶,好呀好呀。”早就感觉到这室内气氛有些沉闷的厉晓宁此时此刻是恨不得赶紧离开这里,不然,他可能要被压抑的不长个了。

爹地和妈咪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是看爹地的样子就是是不说呢。

看来,他只能慢慢的悄悄的帮助妈咪爹地消解他们两个之间的问题了。

超大眼睛可爱美女浅蓝条纹衬衫萌照

唉,他这个儿子对爹地妈咪真是操碎了心。

从前担心爹地不肯接受妈咪,现在是担心爹地和妈咪吵架。

虽然学校里的曾经有同学说过,他们父母都说夫妻间是床头吵床尾和,早早晚晚都能和好的,但是现在他也在场的情况下,要是爹地和妈咪一直现在这副样子,那最累的是他。

想到这里,小家伙在厉凌烨的怀里一扭头,“妈咪,爹地叫我们吃早餐了,走了啦。”

厉晓宁此时就觉得他才是这幢别墅里的长者,爹地和妈咪统统统不是。

爹地和妈咪居然就象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打起来了。

虽然看起来并没有大吵大闹,可此时此刻这样子一个比一个冷漠脸的表现,那是比大吵大闹更让人担心更让人可怖的。

“哦。”白纤纤落寞的,步履缓缓慢慢的往门前走去,可她走的实在是太慢了,那慢腾腾的脚步让厉晓宁着急了,“妈咪快点跟上来哟,我闻着厨房那边的味道可香了,爹地一定是做了好多好吃的。”

“嗯。”白纤纤低应了一声,可脚步还是一如既往的慢,她低着头,甚至于不敢抬头看厉凌烨的背影。

是的,不看厉凌烨那张脸只看他的背影,她都有些紧张。

如果昨晚真的是她和凯恩在一起了,那以后她怎么办呢?

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与厉凌烨,还有凯恩相处了。

如果不是还有个厉晓宁在,她不想活了。

不是说厉凌烨不好,也不是说凯恩不好,而是她骨子里的认定,女人绝对不能与两个男人有过那种关系,那是让她所不耻的。

她受不了这种事情的发生。

“嘭”,一声闷响,白纤纤撞到了什么。

下意识的抬头,正好对上厉凌烨探究的似笑非笑的眼神,“想什么呢?”

那眼神让白纤纤只觉得大脑轰的一下,更加的心虚了,“没……没什么?”

已经再也不敢问厉凌烨昨晚上与她一起的男人是谁了。

她没有胆子问了。

她现在只想找个清静的地方自己一个人捋捋清楚昨晚发生的事情。

可是厉晓宁在,厉凌烨也在,暂时的,根本不可能有她一个人的情况了。

至少,在用完早餐前不会有的。

算了,她还是先陪着儿子去吃早餐吧。

算起来,从夜家回来后,厉晓宁一直陪着夜汐和庆佳Ali在水香榭住着,一直没见到儿子的她真的很想他了呢。

“真没什么?”厉凌烨放下了才被白纤纤给撞了的手臂,淡定从容的望着白纤纤的眼睛。

此时此刻,小女人的眼里只有他和厉晓宁,这个发现让他心情稍稍的好转了些微。

不过,一张俊脸还是阴沉着的。

“真……真没什么,我去看看你都煮了什么,要不要我再加煮点什么。”慌乱中,白纤纤直接越过厉凌烨,“噔噔噔”的往楼下跑去,恨不得一下子离着厉凌烨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再对上他,她不是慌,是很慌。

一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虽然这是从前她每次遇见厉凌烨时正常的反应,但是今天,明显的加了一些她不想要的情绪,那就是乱。

又慌又乱。

理也理不清。

“好。”身后,传来厉凌烨一点也不客气的声音。

小女人要再加煮点早餐,这个可以有。

不过以后,她只能煮给他和儿子吃,那个凯恩想都不要再想吃他小妻子煮的食物。

既然昨晚上能从凯恩的手上抢回小女人,那他就再也不会给凯恩机会了。

白纤纤脚步顿了一下,不过迎来的是更快的脚步声,很快就冲进了别墅的厨房。

很香。

食物的香气。

厉凌烨做的早餐很丰盛。

一眼看过去,就是中西合璧呢。

中餐有皮蛋瘦肉粥,油条豆浆还有几样小菜,西餐有面包火腿还有披萨和牛奶,还有还有……

总之,只要是她和厉晓宁从前喜欢吃的早餐,这流理台上全都有。

她看了又看,好象她也加煮不了什么了。

就算是加煮的话,这也吃不完呀。

“怎么这么多?”厉凌烨那男人是做了一个早上吗?这是几点起来做的?没有个两个小时绝对做不出这么多的品种的。

厉凌烨轻轻扫过小女人脸上的诧异,微微一笑,“今天是圣诞节第一天。”

“哦哦,对。”白纤纤一敲自己的头,在法国的这几年,这一天里的食物也是这样的丰盛,只不过在法国的这几年,都是凯恩陪着她和厉晓宁过圣诞,但是今年,是厉凌烨陪着她和厉晓宁了。

一想起凯恩,她的眼神又落寞了下来,低着头,仿佛做错事的小孩子,“不过已经够丰富了,我就不再加煮了。”

虽然不知道厉凌烨的手艺如何,但是这么多种类,总有一两样能吃的吧。

况且,这一刻哪怕食物再好吃,她也吃不下。

她心事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