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完了训的萧玉瑾一路走回房间,脑袋里琢磨着如何从林小满手里把自己那五千万骗回来。

要骗钱,首先就得骗心,正所谓人财两得。

而如何把破裂的夫妻关系再修补到甜蜜如初,关键还是要靠gun床单生个孩子!

所以,色、诱!

今晚,终于能同处一室了,成功进了房间,瞧着林小满在床上玩电脑,萧玉瑾嘴角微扬,勾勒出一个异常迷人的笑容,音色缠绵眷恋的低低唤一声,“老婆~我回来了。”

趁着林小满抬头看他之际,萧玉瑾一手扯了扯领带,修长的手指开始缓缓的解衬衫扣子,随着原本扣到了领口的纽扣被解开了那么三个,稳重的感觉一扫而光,整个人立马透出了一股性、感风流韵味。萧玉瑾在线演绎性、感,企图勾、搭老婆。

可惜,回应他的是键盘声。

美色如浮云,只瞥了他一眼,林小满就继续敲自己的键盘了。

第一次勾搭,明显失败。

深刻明白Tuo不如半Tuo这个道理的萧玉瑾也不继续了,打开橱柜找出自己的衣物,抱着衣服去洗澡了。

一次失败不代表什么,先洗澡,再勾、搭,然后顺理成章的gun床单,搞定!

萧玉瑾洗完澡出卫生间的时候,因热水蒸腾而透着绯红的脸上还残留着未擦干的水珠,如玫瑰花瓣上的露珠一般往下滴,沿着脸颊向下,流淌过那精致的锁骨而后隐没在睡袍之中,纯黑的丝绸睡袍,腰带松松垮垮的系着,领口大开,原本就偏白的肤色被衬的更加的白皙,黑与白,无声的诱、惑。

美艳绝伦娇嫩清纯美女唯美写真

余光瞥了一眼,林小满只觉得这个渣男骚得无法直视了。

这是要搞阴谋!

“老婆~”磁磁的声音,充满了暧昧气息,萧玉瑾一双桃花眼此时波光潋滟,满是流光溢彩,用一种女人无法拒绝的‘我眼里都是你’的专注深情目光盯着人,一步步向着床边走近。

只是这才刚摸到床边,“停!”林小满眼神嫌弃的对着地板指了指,“你,睡地板。”

目光微愣,萧玉瑾只觉得自己幻听了,他都这么下功夫勾、引了,不心动吗?不想睡吗?

难道是因为老夫老妻了,色、诱不管用了?毕竟再高的颜值,看久了总归会腻歪。

“老婆,你不能这么残忍,冷暴力是不对的。而且,我们刚答应爷爷呢,要让他抱上大曾孙子。我们要加油造人啊!”

无视那句‘睡地板’,萧玉瑾颜杀和音杀双管齐下的继续爬床,直往林小满身边蹭过去。

不管了,先扑倒再说,X生活和谐,夫妻关系自然就美满了。

计划依然美好,但是结局么……

面对任舒雅,萧玉瑾这计划九成九就成功了,但是换成了林小满,武力值,真的很关键。

在人挨过来之前,林小满迅速出手,抓着他的胳膊那么一扭,一个擒拿手,人就被摁着动弹不得了,手上再那么一个用力的一掰。

“嗷!”

惨叫立马响了起来。

又是措手不及就被制住了,然后被剧痛拉回了神的萧玉瑾赶忙求饶,“痛!!痛痛痛!!!老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断了,胳膊要断了!”

“睡地板,懂?”

“懂!!明明白白的懂!”企图挣扎但发现毫无毛用的萧玉瑾立马进入怂包状态。

“晚上要是敢不安分……知不知道有个招式叫分筋错骨手?”林小满阴恻恻的威胁。

“不敢,不敢。老婆我错了,我一定乖乖睡地板,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冷汗涔涔的,萧玉瑾这会儿越发肯定了,这是个练家子啊!什么分筋错骨手,听着就毛骨悚然啊!

不作不死,这个时候千万不能作!

“哼!”见他识相,冷哼一声,林小满一脚把人踹下了床。

地板上铺着绒毯,被踹下去的萧玉瑾倒也不疼,只是太让人怀疑人生了!

愣神的盯着天花板咸鱼躺了好半晌,萧玉瑾这才爬起来,弱小无助又可怜的从橱柜里找出备用的毯子被子,给自己打地铺。

他真是好惨一男的!

面上苦哈哈,心里琢磨着要去把身手练回来,被个女人压着打,这真的太打击他的男性自尊了。

被家暴了,他都没脸说出去,只能哑巴吃黄连,那多惨啊?简直惨无人道啊!

打好地铺躺好,在心里酝酿了一番,萧玉瑾转而走甜言蜜语政策,“老婆,我深刻反省了一番,以前都是我的错,是我眼睛糊了屎,猪油蒙了心……”

“停,说重点!”林小满干脆的打断。

一听这个开头,林小满就知道他要放糖衣炮弹了,家暴男在家暴后会痛哭流涕的跪求老婆原谅,而这个渣男出轨后也是同样的套路。

刚开始出轨被抓,萧玉瑾那都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下不为例,一通甜言蜜语就把任舒雅哄得原谅了他。

“重点就是,爷爷今天说得对,我们也是时候要个孩子了,我深刻反省了,作为父亲……”

“停!肩负起父亲的责任,回归家庭,给孩子营造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氛围……这种鬼话你就别扯了。”

萧玉瑾心里惊悚了,完被看穿了!他肚子里的草稿就是这么打的。

“老婆~~我这次是真的真的真的决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当个好丈夫,好爸爸,就算你不相信我,我也会用行动证明的!”

林小满当他是在放屁的翻了个白眼,“明天不上班,有空吧?”

“有!24小时天候有空!”一听这话,萧玉瑾立马来劲了,“老婆你想去哪玩?想吃什么?或者我来安排?”

萧玉瑾心里已经升起了108个浪漫方案。

“那就明天去医院。”林小满淡淡道。

“医院?”一盆凉水,萧玉瑾愕然。

“爷爷既然想抱曾孙了,那必须给他生一个,到时候我们抱着儿子去爷爷面前刷刷好感,指不定就能捞点股份。”

听到这满是铜臭味的话语,萧玉瑾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老婆是要彻底向丈母娘靠齐了。

不谈情只谈钱的女人,不好对付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