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诸界末日在线!

“你好,我是自由联邦的武官,张仁甲。”顾青山打了个招呼。

“是你与伊凡切磋的?”

“正是在下。”

“请你不要说话,让我先猜猜——”红衣主教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顾青山靠在椅背上,好奇的看着对方。

虽然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但既然对方要求了,那就让时间这样静静流逝。

这挺好。

红衣主教开口了。

“那个冲动的蠢货看你一身军装,肯定上来挑衅,要求跟你切磋。”

红衣主教偏着头,伸出手指指向顾青山:“我说的可对?”

——原来是这个调调,顾青山顿时了然。

清新辣妹晨光下的风姿极其勾人

他便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我没法子拒绝,他好像很喜欢切磋。”

“当然!当然!他最喜欢切磋,就连我他也敢冒犯。”红衣主教眼中的怒意一闪而过。

他继续说道:“所以他提出切磋要求后,你忍不住他的语言挑衅,决定给他点颜色看看。”

“对。”顾青山附和道。

“他本以为能完摧毁你的自信,谁知却撞上铁板,被你打飞了。”

“完正确。”顾青山很捧场。

“恩,不得不说,你干的漂亮,我也很讨厌那个家伙。”红衣主教叹了口气道。

顾青山看看个人光脑。

“一分五十九秒。”光脑上显示着。

“我很想跟你交个朋友。”红衣主教合着手,说道。

“这是我的荣幸。”顾青山道。

红衣主教忽然话锋一转,道:“但不管怎么说,伊凡是我圣教的人,你既然打飞了他,那么很可惜,我没法跟你交朋友。”

“我很遗憾。”顾青山道。

红衣主教道:“没办法,总归是圣教的名声受损,我得将这个损失补回来,这样大家才知道,到底谁才是圣徒中可靠的那个。”

一道华丽的暗红色图案出现在他脚下。

神秘系天选技,圣灵。

红衣主教飞腾而起,整个人化作虚幻之影。

他颇有些抱歉的说道:“看在你让我心情愉悦的份上,我只要你的双腿。”

红衣主教抽出一根长鞭,狠狠朝顾青山抽来。

“其实我们可以继续谈谈心,讲一讲伊凡的坏话。”顾青山说着,抽出地剑去挑长鞭。

长鞭透过地剑,依旧呼啸着朝顾青山袭来。

果然!

顾青山身形一闪,躲过了这次攻击。

“咦?”红衣主教有些诧异。

“你见识过圣教的天选技?”

他说着,长鞭像毒蛇一样舞动,专挑顾青山的要害攻击。

顾青山躲闪之际,用长剑一掀椅子。

椅子飞出去,径直透过红衣主教的身体,落在二楼。

顾青山皱起眉头。

这至少是完觉醒阶段的“圣灵”。

“圣灵”是圣教神秘系的天选技,作用是让身体和兵器化为虚幻,不受一切现实世界的攻击。

同时,圣灵的拥有者却可从虚幻中发起攻击,打击敌人。

“赎罪”是很强的战斗技能,“圣灵”也同样强大。

圣教的兴盛壮大,就是凭借了这些近乎无敌的神秘系天选技。

拥有这一系列神秘系天选技的人,便是圣徒。

圣徒是通过特殊秘法,从出生就开始培养,才会有几率觉醒神秘系天选技。

但是这个过程中,还有一样东西必不可少,那就是皇室的天选觉醒药剂。

圣教拥有这样的种子,而皇室则有药剂,如此,才成就了圣奥兰卡帝国的辉煌历史。

顾青山身形飞退,顺手将名号技切换至“剑十五”。

“圣灵”这样的天选技,简直是顾青山这种剑修的克星。

唯有剑十五的名号技“音震”,才有可能对敌人产生效果。

“音震(初级):攻击的过程中,兵器将会对敌人神魂造成干扰。”

这是他唯一的非物理攻击技能。

他还不够强大,还没有成为剑仙那样的存在,也没有斩灭一切的能力。

“我可没伤到伊凡,你怎么上来就要我的双脚?”顾青山说道。

“哈哈哈,你可能不知道,圣教可是不允许失败的,伊凡事后必定受到重罚。”红衣主教挥着鞭子,肆意的攻击着。

嘶!

一剑刺过来,红衣主教看都不看,自顾自说道:“这样的攻击没——”

他的话突然中断。

长剑依然刺了个空,但红衣主教的脸上,有着一丝痛苦之色。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

有血流出来。

“你伤了我?”他看着手指上的血,无意识的道。

辉煌的圣洁光芒从他身上发散而出。

突然,公正女神的声音响起。

“时间到,迁跃器开始启动,另外请阁下小心。”

“怎么了?”

“其他圣徒得知了相关消息,正在飞速的靠近,此外圣教军即将集结完毕。”

“好,我知道了。”

顾青山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红衣主教脸色一变,吼道:“你在跟谁说话!”

他忽然听到三楼某个房间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

“咔哒!”

那是机器发动的响声。

红衣主教怔在原地,第一次意识到事情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顾青山放出神念,穿过墙壁往陈列室一扫。

房间内空无一人。

国王已在世间消逝,而安娜也已经迁跃回神殿号星空要塞。

顾青山一拍储物袋,整套淡金色将军战甲飞出来,顺着他的神念迅速贴合在身上。

银色面甲罩住脸庞,他最后看了一眼红衣主教。

“分别时刻到了,我将保留我的双腿,留待下次与你再战。”他说道。

“你究竟是——”红衣主教看傻了,木然道。

不仅事情跟他想的不一样,这个人似乎也并不是普通的联邦武官。

顾青山转过身,朝着走廊尽头的窗户飞掠去。

“该死的,给我留下来!”红衣主教回过神来,怒喝着挥动长鞭。

顾青山根本不理他,只顾闷头朝窗户奔行。

长鞭带着劲风,不断的抽击在游击将军战甲上,发出“当当当当”的脆响声。

——除了略略加快顾青山的速度之外,这些攻击在将军战甲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金光跃出窗户,以夺目之姿在空中连续飞行了数百米,才落在地上,朝着远方急行而去。

“他会飞行……”红衣主教呆滞的看着这一幕。

单凭自己,追是追不上的,但是——

红衣主教忽然想起来什么,连忙来到之前发出响动的房间门口。

一鞭子下去,整个门都被抽飞。

他冲进房间,四下一望。

一切正常。

红衣主教走了一圈,目光突然落在墙上。

按照以前来过的印象,这里应当是挂着一幅画。

墙上一片空白。

画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