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试看120秒体验区

心急了!

其实作为一个老人家可以理解,也十分能体谅!

关键像东方白这种情况,本来东方家就他一根独苗。

如果出现一点意外,岂不是东方家无后?并且东方白并不安稳,步步危机,两位老人想要孙子,传宗接代很正常。

当然绝对不希望自己儿子出事!

老人喜欢孩子,隔代亲不得不承认。

不管怎么说,梦寒雪就是想要抱孙子!

什么事都好商量,这件事不成。

“娘?”东方白在门口碰到了梦寒雪,两人差点没撞在一起。

“白儿,过来!我有话对说。”梦寒雪摆摆手,独自前走。

”什么啊!”

“爹呢?”

阳光女孩唯美写真 清纯俏皮女生的甜美笑容

“爹在大堂。”东方白回答道。

“算了,喊他也没用,嘴笨的很。”梦寒雪不看好道。

随之两人来到一处院落,梦寒雪推门而入。

“娘,到底要说什么啊,神神秘秘的。”东方白十分无语。

“今天我去找的几个红颜知己聊了聊。”

“然后呢?”

“然后她们说,不要孩子是的问题。”梦寒雪怒气冲冲盯着儿子。

“原来是为了这个啊。”东方白无奈一笑。

“说吧,什么时候给我生一个孙子。”

“娘,孩儿还很年轻好不好?着什么急啊。”

“不着急吗?都二十多了,换谁不急啊。只要能去上婆娘的,哪个没有娃?甚至有的都能打酱油了。”

“残阳帝国礼部尚书的儿子,十六岁就当爹了,柳大人家的姑娘,十五岁就怀孕了,还有啊……”梦寒雪一一举例子,口若悬河,说个不停。

可见抱孙子的急切!

“三皇子,哦!不对!当今陛下在去年的时候也生了一位皇子,一位公主。”

“我听爹说,和当今陛下从小玩到大的吧?人家都有两个孩子了,呢?一点都不心急吗?”

“娘,生孩子的事以后再说呗,又不慌。那个我先回去了,等会还要去令狐家呢。”东方白作势要走。

不走的话会被唠叨死,喋喋不休,实在受不了。

“站住!”梦寒雪呵斥道,“今天不给我一个答案,休想离开。”

换做别人这么说,东方白早就动手了。这是娘亲啊,别说蛮横话,就是劈头盖脸骂自己一顿,也只能强忍着。

唉!

“娘,到底想怎样啊。”

“我要抱孙子,就是这么简单。”

“可我现在还有很多事要做,有个孩子很麻烦的。”东方白哭丧着脸。

“麻烦什么,生个孩子我们给带啊,该干嘛干嘛去,我们不管不问,这孩子必须得生。”梦寒雪说的很决绝,一口咬定,咋说都不好使。

“还有,怀孕了随便干啥去,娘替照顾儿媳,然后宝宝,两不耽误。”

打算的满满登登,板板又正正。

“那个……这件事我再考虑考虑。”

“还考虑个啥,娘替做决定了,最少有一个儿媳怀孕才能走,否则就在家老实待着,哪也不许跑。”

“好,孩儿知道了。”东方白随之往外走。

“别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否则跟没完。”

临走时,梦寒雪还不忘叮嘱。

现在回家了,令狐小涵总要回家看一看,提上礼物,两人离开元帅王府。

令狐小涵归心似箭,走路很快,她此时的心情可以理解。

再说回来正阳大陆的第一时间没有去令狐府,而是元帅王府,心里早就思念无比。

没多久,两人来到令狐府门前,下人见到小姐归来,好似见了鬼一般。

令狐家的人统统认为这辈子小姐不会再回来了,就连令狐老爷子也是如此。

“小姐回来了,快去通知老爷啊。”门口侍卫反应过来大喊大叫道。

令狐小涵等不急,快步走入府中,还未走入大堂,老爷子快步走出屋,虎目含泪,浑身轻颤。

激动!

时隔几年,终于见到宝贝孙女了!

以前令狐老爷子对令狐小涵有多好,谁都清楚,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要星星不给月亮。

这般稀罕,如此疼爱,几年不见,甚至认为一辈子再也见不到,如今却出现在令狐府上,心中怎能不颤抖?

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滴滴答答。

“爷爷!”令狐小涵喊道,快步跑上前。

“小涵!”

一老一小抱头痛哭!

令狐无敌夫妇也来了,看到小涵惊喜万分。

哭完,一家人坐在大堂之中,一杯热茶奉上。

“令狐老爷子,以前答应一定会带小涵来看您老人家,总算没有食言吧!”东方白彬彬有礼道。

“没有!小子说到做到,老夫很感谢。”

“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感谢这不是折煞小子了嘛。”

“是啊,如今是我令狐家的夫婿,虽然没成亲,但在到令狐府上提亲的那一刻,老夫便把孙女交到了的手中。”

当时令狐小涵已经被接到九重圣域,在预料中两个人不可能走到一起,可东方白没忘情意,仍旧来提亲,可见此子重情重义。

令狐老爷子也说过情况,来提亲或许一辈子只有名誉上的,没有任何意义,但东方白很坚持。

就这样两人订下了婚事!

现在东方白携令狐小涵归来,自然是令狐府上的姑爷贵宾。

“小子,今天就不要走了,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喝一杯,高兴啊。”

“那小子恭敬不如从命了。”

另一边!

东方白和令狐小涵刚刚离开王府,三皇子就来到了府上,得知白大少去了令狐家,也没有多加停留,便离开了。

他不会去令狐府,扫了人家的兴致,干脆又回宫了。

三皇子来,不为了别的,更不是为了所谓的小舅子求情,只是一叙之间的交情。

好长时间不见,理该见一面。

自从坐上皇帝之位,再也没有随心所欲,肆意妄为的日子,那种嘻嘻哈哈,骂骂咧咧的纨绔子弟模样。

以前东方白,西门叉叉,白大少,并称为残阳城三大纨绔。

做过许多恶事,也办过许多不堪丑事,回想起来,不禁大笑,回味无穷。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