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幸福宝app下载

() 在刘良佐的大营修整了一日,朱慈在中军大帐召开了军议,询问革左五营残部的情况。

流贼的老营逃出英霍山区后,骑兵逃跑的优势极大,天武军中只有皇家骑兵团和第一旅第二旅的直属骑兵团没有被甩下,一路追击。

杨其礼汇报道:“殿下,根据前方夜不收传递的消息,马守应带着剩余的几千老营往西逃窜了,目的地现在还不清楚,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往哪里跑!”

朱慈点点头道:“以后前线的情报一天一报,特别是贼首马守应部的情况,此次务必要将他们部消灭!”

“是!”众将应道。

黄得功哈哈一笑道:“昨天是真痛快啊!可惜了,周老弟不在,他一直想砍个总兵脑袋的,真是可惜了!”

“哈哈哈!”营中众将哈哈大笑。

朱慈看向黄得功道:“我听说你在六安对阵贼兵的时候也喝酒了,有这事情吗?”

原本欢笑的大帐忽然安静了下来,众将立即直了直身子,紧张的看着皇太子,一时间气氛有些凝固了。

黄得功连忙道:“殿下,打仗前喝酒是我多年的习惯了,我是越喝杀敌越猛,再说我从未误过事啊!”

朱慈皱眉道:“你现在是一旅主帅,不是以前每战冲锋陷阵的参将,主帅就要坐镇中军,统筹大局,为军将士的生命考虑!”

朱慈严肃道:“以后遇到战事,不准喝酒,一滴都不准碰!”

清丽冷艳美女街头跟拍美照

“这……”黄得功摩挲着双手,看着朱慈肃穆的目光,立即站直了身体,大声道:“是,末将领命!”

朱慈这才点点头,道:“各部做好战斗准备,明天大军拔寨前往武昌!”

“是!”众将齐声应道。

※※※※※※※※※※※※※

武昌是湖广的首府,湖广就是后世的湖北和湖南两省,大明没有常驻的湖广总督,湖广总督一职是清朝顺治年间才设立的。大明在湖广一共设立了两个巡抚,一个是湖广巡抚,一个是偏沅巡抚,其实就是分管湖北、湖南。

湖广巡抚衙门,偏沅巡抚纪浩言正在书房中,坐在太师椅上双目紧闭着,他的右手放在桌案上轻轻敲击着桌面,在安静的书房中发出一阵颇有节奏的声音。

在纪浩言的身旁坐着一个愁眉不展的幕僚,这是他的心腹,他刚刚得到皇太子要亲临武昌府的消息。

纪浩言蹙额道:“皇太子真和各卫指挥使那样说的?”

幕僚颔首说道:“是的,武昌卫和长沙卫的指挥使大人今天都见过学生,二人所言差不多,还有几卫指挥使派人前来问话,想知道大人是怎么想的。”

本官怎么想?本官想皇太子回京师或者落水,能实现吗?

纪浩言自然不能对幕僚直言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他沉吟道:“皇太子此次南下,身兼五省总督之职,更有龙节尚方,天子仪仗,对江南之事有临机决断、先斩后奏权,现在不是我想怎么办,是他们各卫想怎么办。”

幕僚说道:“各卫的意思自然想保住富贵,南直隶十几个卫所的下场大家都看到了,好些武将几万亩地才换五百亩地和锦旗一面,这谁受得了啊!”

纪浩言点点头,这的确很过分,自己名下的上万亩良田若是换了这点玩意,简直就是王府变破院,谁住谁辛酸。

幕僚继续道:“以学生看,皇太子行事心狠手辣,做事决不留情,刘良佐他们三个总兵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一来湖广就是杀人,丝毫不给任何人面子,弄不好咱们连性命都保不住了。”

纪浩言听完心就更乱了,说道:“湖广巡抚方孔照怎么说?如果他能站在我们一边,那皇太子想动我们湖广,就不那么容易了。”

幕僚苦笑道:“学生听说方大人准备投靠皇太子了,连湖广的黄册都准备好了。”

纪浩言烦燥的道:“这厮,可真是……..那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顺还是逆?”

“顺自然是好,不过万事讲究利,皇太子的给的利太少了,甚至可以说没有,还让咱们倒贴,正常人谁甘愿顺呢!至于这逆……”

幕僚沉寂了一小会儿,走到纪浩言近前,压低声音说道:“学生追随大人多年,大人的大恩无以为报,这些年来只能认真做事,现大人有难,学生义不容辞,现学生有一计,就看大人有没有这个胆量。”

纪浩言看着幕僚一脸郑重的样子,知道他没憋什么好鸟,便问道:“你说说看!”

幕僚眼现寒光,面露凶狠之色,说道:“落水!”

“皇太子身边亲卫上千人,在陆地不好下手,想要暗中对付他,只能在他走水路的时候出手,趁他渡江南下武昌的时机,是最好的机会!”

纪浩言闻言,心中一惊,心道这个幕僚可真是狗胆包天啊,居然敢谋划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不过,我喜欢!

事情都到这地步了,不是五百亩地加锦旗一面就是鱼死网破,也没得选了,难怪皇太子的龙舟在太平府两次沉入江中,原来早就有人这么干了。

纪浩言疑惑道:“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他们就没点防范?”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可以在江里布置,比如说……”说着,幕僚比划了一个圆。

纪浩言瞪大了眼睛道:“你是说…….水底龙王炮!”

幕僚点了点头道:“正是,有些卫所给水师生产这玩意,这种事情交给他们来做就好,也省的我们出手!”

纪浩言暗暗点头,在万历朝的朝鲜战争中,大明水师就是靠这些玩意炸沉了不少小日本的军舰,很强大。

幕僚继续道:“皇太子出事之后,圣上降罪,第一个迁怒的肯定是湖广巡抚方孔照,辖下不靖,致使皇太子遇害,他在劫难逃,毕竟武昌府是他的治下,而大人您主要负责湖广南方,最多也是以失察之罪被降职处理…….”

纪浩言一听,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个幕僚想的还挺周到,真是一箭双雕,相对于被降职处理,总比家中田产被没收,还挂个贪腐的罪名好。

纪浩言听完之后,点了点头道:“此计甚妙,不过时间能赶的上吗?”

幕僚说道:“大人放心,此事属下早已考虑周,皇太子从浠水出发,到武昌渡江有两百里路程,至少需要四天的时间,加上安排船只渡江也要耽误几天,我们只要五天的时间就足够布置的了!”

纪浩言沉吟了片刻,道:“此事由你负责联系那几个卫所,让他们一定找可得住的人!”

这幕僚一听,心中暗暗点头,能做到这个位置的人确实不是简单人物,心够狠,手够辣。

不多久后,幕僚匆匆离开了巡抚衙门。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