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虚空牢狱很远一处地方。

邪神一脉弟子,正在商议如何折磨,斩杀进入邪恶空间中的人族武者,突然间为首之人,脸色骤然大变,他感应到了有一位邪神一脉的弟子陨落了。

哗啦!

他手腕一抖,怀中掉落出了几个碎屑,仔细一看,这是邪神一脉弟子每个人都拥有的命简,身为总指挥人,也是邪神一脉北雪国分部最杰出的弟子,他负责此次所有事物,故而弟子们的命简,也都在他的手中。

黑影拳头紧握,众多邪神一脉弟子,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空气流速都变得缓慢了,只因为黑影动怒了。

“伏龙师兄死了?”有弟子问道。

“该死,到底是谁,敢杀我族弟子?”

众人看到伏龙命简碎裂后,已经坐不住了,纷纷扬言,要将人族武者,部灭杀。

然而。

愤怒过后,黑影冷静了下来。

只不过,任谁都能看到,他眼中跳跃着一朵疯狂的火焰。

“黑魔师兄。”

养眼小清新治愈系萝莉美女写真

众人面对黑影,异常敬畏。

“伏龙师弟陨落之地,在曾经关押万生的虚空牢笼中。”黑魔阴森说道,“你们两人,给我去将那人抓来,我要活的。”

区区人族武者,还没资格让黑魔亲自动手。

他的目标,是冰雪圣殿的弟子。

“放心吧黑魔师兄,不管他是谁,胆敢杀害伏龙师弟,他无处可逃。”

靠近黑魔的两人,对其躬身,然后迅速离开这一处隐蔽之地。

呼呼呼!

邪恶空间,一片殷红,寒风萧萧,仿佛有远古英魂在叫喊着,在抗争着,以此来表达他们的不甘。

虚空牢笼。

小蛟龙已经累得直接趴在地上了,经此一役,它要恢复很久,才能再次施展天赋神通。

“老大。”

小蛟龙虚弱的说道,“短时间内,我无法帮你了,小心一些。”

毕竟,这里是邪恶空间,邪神一脉的主战场,稍有不慎就会落入邪神一脉的阴险圈套中。

“放心。”

陆尘点头,手掌按在小蛟龙的脑袋上,灼热力量注入其体内,为其恢复。

同时,他转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陈依依,后者的面色,逐渐红润,呼吸也变得顺畅,她的元丹被三种力量缠绕,无法动用。

邪神之力已经被完禁锢在了元丹中,逃无可逃。

“这股邪神之力非常浓厚,极有可能来自于第一代邪神,想要炼化,有些难度。”陆尘轻语,经过之前的变故后,他在对待陈依依的事情上,非常谨慎。

“不过,暂时将她元丹封印,等我将邪恶空间捣毁,吸取邪恶源泉之力后,就能彻底将其元丹中的邪神之力炼化。”

陆尘道,俊俏的脸颊上,带着些许惆怅。

邪神之力若被炼化,琉璃大帝的气息,是否会消失?

他心中有些动摇。

黑暗笼罩大地,柔和月光洒下。

寂静的虚空牢笼中,依稀能够看到,躺在地上的陈依依,衣衫有些破烂,露出了雪白肌肤,她的伤势越来越好转,陆尘猜测,明早应该就能清醒过来。

他抬头看着虚空,总觉得心绪不宁。

他意识沉入脑海中,三魂七魄相交,有一种破体而出的感觉。

但是,以他现在的实力,无法做到神识剥离身体,只能查看到周围的一些动静。

至于虚空牢笼之外,他无法查探。

滴答!

突然间,天空中下去了暴雨,雨滴落下,溅起了无数泥土。

陆尘脱下身上长袍,盖在陈依依的身上,并且手掌挥动,将她周围的虚空切割,与外界隔离,暴雨无法滴落在陈依依的身上。

咻!

就在这时。

突然间,暴雨中有一个特别的雨滴,爆射而来。

咔嚓!

陆尘看都没看,轻轻一指点出,雨滴瞬间爆炸,狂暴力量,席卷整个虚空牢笼。

“居然没死?”

黑暗夜空下,两道修长的人影,一跃而出,其中一人,好奇的打量着陆尘,没想到他们如此高明的隐匿之术,居然被后者发现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本以为,借助雨滴,能够轻松将陆尘斩杀。

现在看来,能够斩杀伏龙师弟的人,也是有些能耐的。

“邪神余孽?”

看到两人,陆尘冷漠道。

“小子,伏龙师弟是不是被你所杀?”高大男子问道。

“如果你是指,之前偷袭我的邪神余孽的话,那么应该就是被我所杀。”陆尘道。

闻言,两个邪神余孽瞬间暴怒。

“敢杀我们邪神一脉的人,你想死吗?”

话音落下,高大男子一拳轰出,后方传来了紫衣男子的提醒声,“不要打死他,黑魔师兄要活的。”

轰!

然而,他才刚刚说完,就感觉到了可怕的气浪,冲击而来。

他急忙站起来,观看战局。

下一秒钟,他彻底惊呆了。

高大男子倒在血泊中,已经失去了生机,而反观陆尘,负手而立,仿佛根本就没有出过手一样。

“怎么回事?”

紫衣男子眼神冷冽,盯着陆尘。

“既然你们来送死,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陆尘摇头,平静的声音,在紫衣男子的耳中炸开。

下一瞬。

紫衣男子感觉到了可怕的压力,他想要逃窜,但为时已晚。

一指。

仅仅一指,就将他头颅洞穿。

“不……”

凄惨的叫声,从其口中传出,他手中握着传讯玉佩,但却永远也不可能将消息传回去了。

暴雨下了一夜。

第二天大清早,终于停了。

虚空牢笼中,遍地都是鲜血,这是邪神余孽的血液,陈依依不远处,还倒着两具尸体。

哗啦!

陈依依的手指动了一下,紧接着她缓慢睁开了眼睛。

“嗯?”

意识复苏后,她第一反应就是查看自己的身体。

当她看到自己衣衫破烂,身上还盖着陆尘的长袍时,直接愣住了。

“你醒了?”

陆尘的声音传来。

陈依依下意识的将盖在身上的长袍拉扯到胸前,抬头看着陆尘,眼神中充满了不解。

“我怎么会……”

孤男寡女,而且自己的衣衫破烂,身上还盖着别的男子的长袍,陈依依也是妙龄少女,情窦初开的年纪,她如何能不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