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姻,绝对是商场上的一大手段。

宴会,绝对是一大相亲现场。

接到了电话的林小满安分的去做美容做造型了。

还在做头发的时候,石雅琳打电话来了,很明显是也知道了这事,那叫一个气呀,在电话里把林天成骂了个狗血淋头,林小满只能安慰她。

弄了个美美哒的造型,换上了一身价值不菲的行头,林小满只觉得自己美极了。

HO~

原本七分小美女,画个妆,贴个金,立马十分了呀!

傍晚六点多的时候,林天成来接她了,虽然因为联姻这事,石雅琳和林天成吵了一架,但是深怕林天成把林小满卖给一个丑逼换钱,石雅琳跟着一道去了。

现场是私人会所,主办方显然来头不小,宴会上,商贾名流,除了有钱人,还有很多,有权人。

晃了一圈,在宴会开场1个小时后,林天成进入正题,带着两人,去和一对夫妻套近乎了。

聊了几句,那对夫妻就把自己的儿子喊了过来。

又是对着自个的子女商业互吹了一番,对方父亲就开口了,让自家儿子带着林小满到处转转。

似云端梦幻少女透明薄纱裙美轮美奂图片

很明显,双方家长,已经达成了初步的联姻意向。

“小满,你这名字真亲切,不介意我这么叫吧?你也可以叫我浮凉,或者阿凉。”

“好啊。”林小满很是客气的维持着自己的大家闺秀气派。

眼前的这个联姻对象,叫做钟浮凉,是个海龟,身高和容貌很不错。

身材颀长,容貌俊秀,看着很是亲切,邻家哥哥那种感觉,微笑着的时候,腮边的两个小酒窝,更显得十分的正太。

实际年龄28,但看着却是个小鲜肉。

娃娃脸的男人呀!

一套流程下来,林小满也算是知道了。

XXX银行的副行长的孙子。

这个副行长,那不是平常人们所指的那某个地方特地那家银行里的副行长,而是银行‘董监高’中的高,是领导班子成员。

攀上了这层关系,还愁贷款吗?

程客气礼貌的,两人也算是相谈甚欢,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回去的时候,一上车,石雅琳就忍不住的问了,“小满,你觉得怎么样?”

“妈,第一次见面,能怎么样啊!”林小满无奈。

“就是问你第一印象感觉怎么样呀!小满呀,我觉得这个小钟还是不错的,家世就不说,整个人看着文绉绉的,脾气肯定也很温和……”

来的时候,石雅琳那叫一个抵触,完就是黑着脸,但是这一见面,立马就被钟浮凉那张娃娃脸给萌化了,当真是那句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林小满:……

妈,你的立场呢?!

你那坚定的不能卖女儿的立场呢?

“嗯,我试着交往一下。”林小满只能乖巧的点头敷衍,心里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作战方案。

林天成很明显是急着要贷款,而钟家那边也不可能在什么都没确定的情况下,就给予方便。

所以,很急的林天成就委婉的催着林小满去约会。

林小满: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

林小满打了个电话,约人出去逛街。

另一边,钟浮凉对林小满的第一印象明显很不错,欣然受邀,并很绅士的表示,应该由他这个男士请客吃饭。

林小满对此无所谓,直接给了地点,在一个大型商场的停车场碰头,林小满并没有下车,而是在看到了他人后,把车开了过去,摇下车窗,“上车。”

虽然有点诧异,钟浮凉还是拉开了车门,坐上了副驾驶,客道了几句之后,瞧着车子开出了市区,往郊区的方向而去,钟浮凉忍不住问了,“我们去哪?”

“去一个运动会所。”林小满回答,然后认真的问道,“击剑、拳击、摔跤、柔道、跆拳道、空手道、骑马、射箭……你会哪个?”

“呃……”钟浮凉意外,完不明白她问这话的意思,思考了下,缓缓道,“都有所涉猎,略懂。”

“那就好。”

“上午去玩运动项目?”钟浮凉有点懵,约会什么的,不是该吃个饭,看个电影,逛个商场什么的,怎么到了他这里,画风有点不正常呢?

“嗯,我这人喜欢开门见山,所以我就直说了,我们两家的意思,你懂?”

“我知道。”钟浮凉眼里带着意外的点点头。

“作为相亲对象,我们应该好好了解一下对方,毕竟婚姻是大事,要慎重。”

“小满,你还真是直率,我也是这么想的。”钟浮凉赞同的继续点头。

林家有钱,又是独女,从家世上来说,很是合适的对象,只是最后成不成,关键还要看人。

如果不喜欢,他是绝对不会因为利益而结婚的。

林小满继续,“家世什么的,就不用我们了解了,那是长辈操心的事。但是我们俩,相互间还是要了解一番的。作为女士,我优先,我就想了解下你的武力值。”

“武力值?”钟浮凉显然是不明这话的意思,思考了下,问道,“你是担心我有暴力倾向?婚后会家暴?这点你放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是,是我要根据你的战斗力,衡量我的下手标准,不然以后交往过程中,你惹我生气,我下手没个轻重的把你打进了医院,那就不好了。”

莫名的,一股凉风吹过,只觉得一凉的钟浮凉愣住了,继而勉强笑笑,“小满,你这玩笑可不好笑。”

林小满也不解释,“跆拳道,没问题吧?”

“我是黑带,我没问题。但你确定真的要和我较量?”钟浮凉自信,而心里却是在思量,这该不会是借口吧?

因为对他不满意,又不好直接拒绝,所以打一场,最后恶人先告状的说他有暴力倾向?

有了这个猜测,钟浮凉也不高兴了,不再说话,车内就沉默了下来。

很快,就到了地方,是一家很高档的私人会所。

进门,各自去更衣室换了个衣服。

开打前,瞧着林小满那白带子,钟浮凉再次问道,“你确定?”

“嗯,较量下,不用留手,你可以使出力。”

“我知道了。”

虽然心里不愉,但到底做不出打女人这种事,开始后,钟浮凉选择了防守。

然后……

林小满直接冲过去,快、狠、准的一记过肩摔。

KO!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