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廖行面前浮动着四个选项:

真我、唤灵、奇术、守御。

“喂,这四项要怎么选啊?”廖行问道。

“你觉得呢?”顾青山反问。

“第四项名为‘守御’,我猜肯定是许多防御型的东西,这个应该能帮我活下来。”廖行道。

“一般情况而言确实如此,但这次我们不这么选。”顾青山道。

“那怎么选?”廖行问。

“选‘真我’。”顾青山道。

“为什么?”

“其实若不是为了帮助族人,羽早就可以变得更强,甚至在诸界之中,也绝对能排的上号,正因为她的这种资质,连混沌都愿意承认其为一名真正的序列者。”

“你知道这些选项都代表了什么?”廖行不甘心的问。

“唤灵是召唤侧,奇术大约是一些无法解释的术法,守御是防御性的力量,在四个选择中仅此于真我,因为羽最在意族人。”顾青山道。

文艺范美女白色连衣裙雪白肌肤优雅气质写真图片

“好吧,那我选‘真我’。”

廖行心意一动,那个代表了“真我”的选项顿时亮了起来,而其他三个选项随之消失。

一张纸牌悄然出现,漂浮在廖行面前。

只见这张卡牌上画着一朵幽暗的花,散发出荧荧光芒,照亮了夜色。

一行行说明文字随之出现:

“幽暗之源。”

“人间之墓独有的花朵,吃下后会根据你的天赋产生独特变化,帮助你找到自我。”

“此外,你一定会变得更加健壮。”

顾青山一眼扫完,说:“吃了它。”

“好吧。”

廖行按照说明,把纸牌具现成一朵花,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味道有点怪——真是奇妙,你快看,我胳膊上的肌肉变硬了。”

他赞叹道。

“很好,我们出去试试手。”顾青山道。

“不是要逃出城吗?”廖行问。

顾青山一笑,说道:“你可能不懂序列的意义……在不断的战斗中,它会帮你变得越来越强大。”

廖行迟疑道:“战斗——”

“交给我。”顾青山道。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超市。

街道尽头。

一头大型吃人鬼立刻就发现了廖行。

“吃——吃——了你!”

它发出刺耳的人类声音,朝廖行飞奔而来。

顾青山迎着吃人鬼小跑几步,突然加速,身形一晃便与之交错而过——

廖行站在吃人鬼身后,照着它的脖颈狠狠一拍。

咯!

只听一声骨头的脆响,吃人鬼的脖子被拍断了。

它倒在地上,还来不及做什么,一柄菜刀就直接剁下了它的头。

顾青山不去看那吃人鬼,却打量着廖行道:“你的力量、反应能力、速度都有所提升。”

“我也感觉到了。”廖行说。

顾青山望向街角。

只见街角处又转过来三头吃人鬼。

“你需要一个好点的兵器。”顾青山道。

廖行顺势朝地上的菜刀望去,只见那一刀过后,菜刀已经彻底扭曲,几乎要断裂。

“上哪儿找一些合适的兵器?”廖行问。

“……不好找,为了节省时间,还不如继续用撬棍,至少它坚固耐用。”顾青山建议道。

廖行跑回去,把刚才杀那头大型吃人鬼的撬棍捡回来。

四周出现了更多的吃人鬼。

整个十字街上,各个方向都有吃人鬼的身影出现。

刚才的战斗惊动了它们。

“似乎已经形成了合围之势,难道它们已经懂得了围困猎物?”顾青山自言自语道。

廖行扫视了一周,脸都白了。

“喂,至少有二十多头吃人鬼——我到底会不会死啊!”他大声道。

“死倒是不会,我们正要靠它们来变得更强。”

顾青山单手来回舞动,朝着最近的几头吃人鬼走去。

只见廖行随着他的动作,不停舞动撬棍,整个人几乎奔跑着扑向了一条街。

如入无人之境——

然后是一连串的敲击声。

四头吃人鬼顿时倒地。

“又能抽牌了。”廖行道。

顾青山随手一抽,廖行抽出一张卡牌。

只见卡牌上画着一名魁梧的野蛮人,正熬制着一锅沸腾的汤汁。

“野蛮秘剂。”

“使用这张卡片,你将获得一碗专供野蛮人使用的锻体汤剂,喝下后会让你变得更壮。”

“——来自深山里的原生态产品,效力十足。”

廖行把牌一抖,手上顿时多了一碗汤。

他一口把汤灌下去。

“怎样?”顾青山站在一旁问道。

“你看我胸。”廖行道。

只见他的胸肌鼓了起来,全身上下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声响。

——骨骼都撑开了!

“健美先生。”顾青山打趣儿道。

其他三条街的吃人鬼纷至迭来。

顾青山双脚一分,以极其巧妙的动作朝后退去,便退便做出挥动敲打的姿势。

廖行在怪物之中游刃有余的穿梭,不时挥动撬棍,将吃人鬼的脑壳狠狠敲碎。

——胜似闲庭信步!

他的体魄得到了全方位的提升,以至于能发挥出更大的破坏力。

短短数息的功夫,整条街道上只剩下了他一人。

廖行拄着撬棍,大口喘气,看着一地的血腥。

他几乎要吐出来,但终究是忍住了,转而大骂道:“呼……呼……见鬼!真是活见鬼!我从来没杀过这么多怪物,这根本就不是我的本行!”

“谁还不是时势所迫?我原本也不是干这行的。”顾青山问。

廖行扫他一眼,说:“你这外形太帅,又青涩稚嫩——夜店里的那些姐姐们一定很喜欢你,你不会为生计发愁。”

顾青山懒得跟他聊,走回超市之中,做出了拿东西的姿势。

廖行拿起一套音响,连带着碟片机还有电池。

“这是要干什么?”他忍不住问道。

顾青山做出安装电池和筛选碟片的动作,他就跟着把相应的事情做完了。

“听着,吃人鬼在不断进化,你也在不断变强,现在胜负的关键就在于你和怪物之间,谁的实力增长的足够快,谁便能以碾压的态势干掉对方。”顾青山道。

“——这跟我正在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廖行看着自己手上一套完整的音响设备,忍不住问。

顾青山按了按,廖行便按下播放键。

咚!咚!咚!

音响里有人喊了起来:“各位朋友,举起你们的双手,摇滚之夜要开始了!”

顾青山晃动着脖子,重新走回大街上。

廖行站在他旁边。

沸腾的音乐响起,穿过满是人类尸体和怪物残骸的街道,朝四面八方传递开来。

“吃人鬼受到声音的吸引,会不断过来。”顾青山解释道。

廖行忍不住嚷道:“你这个疯子,我是人!人会累的啊!再说万一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

顾青山看他一眼,淡淡的道:“你不能怕死亡,你得摸清死亡的脾气性格,想办法借助它的力量,突破你实力上的桎梏,才有可能赢下这一局,其实这是你我唯一的机会。”

“这么严重?”廖行道。

“——从来都是这样。”顾青山道。

廖行深吸一口气,喃喃道:“疯狂的家伙,倒是很对我的胃口。”

音乐声震天地。

四面八方,数不清的吃人鬼汹涌而来。

廖行挥动撬棍冲上去,跟随着顾青山的动作,不断击杀吃人鬼。

鲜血泼洒。

怪物的嘶吼、惨叫、倒地的声音与摇滚乐混在一起,产生了奇特的韵律。

砍!

砸!

戳!

刺!

廖行气喘如牛,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头吃人鬼。

“不行了!体力跟不上!”他大叫道。

“干得不错,到奖励时间了。”顾青山应了一声。

只见他朝巷子里一退,靠在一处死角,随手做了个抽卡的动作。

一张卡牌顿时被廖行抽出来。

与此同时,他眼前突然浮现出一行行小字:

“你获得了新的‘真我’卡牌,请检视。”

“此外,你彻底激发了‘幽暗之源’的力量,获得了专属于你的天选之技:瓦解射线(初级)。”

“描述:随着你的心意,虚空将产生瓦解有机体的射线攻击敌人。”

廖行看看手中的卡牌,又看看虚空中的文字,猛然爆发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我有点爱上这该死的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