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在诸天万界的起源之中,本身就代表着奇迹。”

“而在它背后的那个纪元,其真实名字早已消逝,我们只用四圣柱之火,又或是‘不可思议的纪元’来指代它。”

白色手掌竖着一根手指,认真的解释道。

顾青山想了想,说道:“那么,我们就去释放‘不可思议的纪元’的怪物们。”

手掌调了个头,朝地下一指。

轰隆隆隆——

乱石滩裂开一道数人宽的缝隙,缝隙里深不见底,唯有各种缭乱的天然符文印刻在岩壁上,汇聚出某种难以言喻的无形力量。

“首先,我们得避开那些混沌之灵。”手掌道。

“走!”

顾青山一跃而下,裂缝在他背后飞快合拢,一切痕迹消弭。

黑暗中。

那只手掌打了个响指,念道:“当我打起响指——”

休闲运动少女活力满满晨跑照

四周顿时亮起来。

一条小路卡在深深的岩壁中间,蜿蜒向前。

“这路是去哪儿?”

顾青山问。

“临时搭建了一条路,通往‘不可思议的纪元’那些怪物们沉睡的地方。”手掌道。

顾青山沿着小路朝前行走。

没多久,两边岩壁里传来各种各样奇怪的声响,有时是惨叫,有时是大笑、嘶吼、咀嚼,有时又是各种术法打斗的声音。

顾青山举起棍子,问棍子上的手掌:“那都是些什么?”

“是那些怪物啊。”手掌竖起小拇指道。

“它们不是在沉睡么?”

“你的前任——上一个永灭之王深恨那些灵的背叛,打开了所有牢狱的第一重封印,让那些前纪元的怪物们可以在它们的封印地之中清醒。”

顾青山想了想,停住脚步。

“我想去看看。”

“也行。”

手掌对着左侧的墙壁一指,顿时冒出一条崭新的阶梯,朝着黑暗中延伸出去。

顾青山顺着台阶走了没多久,便抵达了一处小镇。

小镇空空荡荡,看不见任何活物。

“这是那些大地上的建筑。”他恍然道。

“这是过去纪元的封印之地,是独立的相位世界。”手掌道。

它猛然放出一道蒙蒙的光照在顾青山身上。

顾青山眼前的一切顿时不同了。

他看见小镇的中央位置,突然出现了一颗光秃秃的枯树。

在那枯树上有一头怪物。

这怪物长着鸟类的面孔,一双手紧紧抓着树枝,眯着眼,蹲在树上不动。

顾青山看了看,问道:“这是哪一个纪元的怪物?”

“名字已经磨灭在过去的时代之中了,但你可以称之为‘标榜残忍的纪元’。”手掌道。

“它看得见我们吗?”顾青山问。

“看得见,但你手上有我,掌控着它的一切,它对你无可奈何,索性就不跟你打交道。”手掌道。

“不是四圣纪元之一?”

“不是。”

顾青山走上前,停在枯树下。

“你好。”他招呼道。

那蹲在树上的鸟头人眯起眼睛,默不作声。

“你可以不理我,但我打算释放你——你想重获自由么?”顾青山问。

鸟头人这才动了动,偏头望向那手掌。

手掌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说道:“他是新的永灭之王,一切他说了算。”

鸟头人发出低沉的笑声,终于开口道:“我的纪元已经彻底毁灭了,自由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那你想要什么?”顾青山问。

鸟头人盯着他道:“如果你能满足我折磨一切生灵的愿望,我倒是愿意离开永灭。”

顾青山一顿。

纪元彻底毁灭,空剩下使徒。

折磨生灵……

原来这使徒存在的意义也只剩下这个了。

“你想折磨生灵吗?”顾青山问。

“当然。”那鸟头人的眼睛又睁开了一些,露出些许情绪。

“那么,你需要展现你的价值。”

“比如?”

“我要归拢混沌之灵的力量,你出手一次让我看看。”

“这倒是容易,只要你解开封印……”

两人正说着,忽然,不远处飘飞而来一团光芒,落在小镇上。

那光化作一名混沌之灵。

——这是一个全身笼罩着灰暗雾气的男人。

他望向顾青山,警惕的道:“小子,你是谁?可曾探查过这里的情况?”

说话间,他的手不着痕迹的动了动。

战神界面上瞬间冒出一行提示符:

“对方探查了你的身份。”

“由于你已经发动了终极众生同调奥秘,对方无法获知你真正的身份。”

“注意,本界面已完成反向探查。”

“对方是一种混沌之灵,正预备对你发起攻击,其真名为——”

顾青山不再看下去,挥动毁灭之手,念道:“解封。”

下一瞬。

他只觉眼前一花。

浑身冒着灰雾的男子已经被一道巨大的黑影叼了起来。

黑影足有六七米高,长着鹰类的头颅,身形却如同人类。

它叼着那永灭之灵,低沉的道:“你应该看出来了,他刚才正要出手杀你——我可以折磨他吗?”

那男子拼命挣扎,但却连一丝声音都无法发出。

顾青山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开口道:“掌控毁灭之力的灵,却在过去纪元的怪物面前,毫无抵抗之力,这倒是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它太弱了,不足以行使永灭的职责。”鹰头怪人道。

顾青山取出定界神剑,轻轻一划——

那男子顿时被熵解的力量彻底分解成灰烬。

虚空中,数不清的金色瀑流席卷而下,托着那些灰烬渐渐消失。

顾青山站在原地,屏息片刻。

一行行萤火小字飞快出现:

“该混沌之灵的名字已不必再念,因为它已归于永灭,而永灭再次赋予了你力量。”

“你的永灭之力再一次得到了增强。”

顾青山解除了众生同调奥秘,变回自己原本的样子,沉声道:“黑暗!”

轰——

一道道黑暗光潮从他身上散发出去,朝着四面八方不断延伸。

没过多久,整个黑暗大陆都陷入绝对的黑暗之中。

那鹰头怪物道:“如何?我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现在可以让我恢复自由了吗?”

顾青山高高扬起毁灭之手,朝着那怪物一指。

下一瞬。

鹰头怪物的身形渐渐缩小,变成一只半人高的飞鸟,朝着大地深处陷去。

“为何重新封印我?你明明需要我的力量。”飞鸟强撑着睁开双眼,不甘的道。

“我不信任你。”顾青山道。

话音落下,那飞鸟陷入沉睡之中,渐渐没入地下不见。

毁灭之手迟疑着,竖起拇指道:“干的漂亮,可是你为何直接发动了诸界末日在线·黑暗?”

顾青山道:“我想试着与其他混沌之灵交一交手。”

“以彼此所具备的序列力量?”毁灭之手问。

“对,我突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认真研究过序列,正好借着这次机会,见识一下诸序列的根底……”

顾青山说着,望向虚空。

只见一行行提示符正停留在那里:

“你激活了黑暗大陆上的序列:诸界末日在线·黑暗毁灭。”

“这是诸序列之中的王者,仅在混沌战神之下。”

“所有混沌之灵都察觉到了这种变化,它们将以自身的力量对抗你释放的永灭。”

“——混沌的内战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