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是比先生还讲道理的人。

因为,这车只能开到四十脉是真的很慢很慢呀。

虽然是孕妇,其实开到六十以上绝对没问题的。

可是厉凌烨早就宣布过了,不管是谁的车载了太太,绝对不能超过四十脉,否则直接不用做了的回家种田去。

所以他开这么慢,真的不怪他,他也是为了保住饭碗。

毕竟,跟了厉凌烨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只是,就象司机所说,不管开多慢,总能抵达目的地的。

看守所到了。

四个保镖簇拥着白纤纤下了车,分分钟把她护在中间,绝对不许出任何差错的感觉。

大白天的,那如临大敌的样子让白纤纤不觉好笑,“这阵子,你们不会是一直都在这样的保护我吧?”

“太太感觉到了?”四人中的其中一个保镖诧异的问到,因为他们已经做的很隐秘了,厉凌烨说过不许让太太发现,他们就真的小心翼翼的不让白纤纤发现。

却没有想到,太太早就知道了的感觉。

娇嫩清纯尤物娇羞可人

白纤纤囧,看来是她猜对了,最近这些人一直在暗中保护她来着,不过她是真的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脸红的摇了摇头,“我猜的。”

那保镖立刻就象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太太,刚刚我什么都没说。”

“嗯,你没说,什么都没说,都是我自己猜的自己想的。”白纤纤一看保镖紧张的样子就明白了,这是厉凌烨不许他们透露出去在保护她,那她自然就只能当做不知道了。

总不能难为这些为了她而出生入死的保镖吧,那也太不近人情了。

倒是没想到,厉凌烨那人哪怕是进去了,他的手下也一样只认他这个主子,而她呢,不过是他的附属罢了。

好在,她也不嫉妒厉凌烨,这些人听厉凌烨的,就象是在听她的一样一样的,厉凌烨是她男人,那他的一切就都是她的。

“什么事?”才到了看守所,就被拦住了。

“探监。”白纤纤上前,她是女人,女人更好说话。

“探谁的监?”门卫严肃的问她,丝毫不被她的气势所压制到,四个保镖也不能左右他的工作。

“厉凌烨,麻烦通报一下,感谢。”白纤纤放低了姿态,小意的说到。

为了厉凌烨,只要不放下自尊,她愿意为他做任何。

但前提是,她能做到。

“厉凌烨是吧?”门卫确认的问到。

“是的,就是厉凌烨,我是他太太,这是我的身份证。”白纤纤拿出了身份证,递上前去,只想马上进去见到厉凌烨。

“报歉,上头有规定,厉凌烨不能探监。”

“为什么不能?”

“他是重犯,再案情没有确定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探监厉凌烨。”门卫有板有眼的进行着他的工作,不带一点通融的。

白纤纤这才明白身边的保镖之前说的话一点都不是开玩笑的。

若是换作以前,她要见厉凌烨,绝对可以见到的。

又不是没有探过监,上一次厉凌烨进来局子里,就不是这样的。

她想见他就见他。

但是现在,不行了。

忽而就想起了上一次与厉凌烨合作的那个警察了,不知道找上他能不能有所通融。

想到这里,白纤纤小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去到了自己的车前,上车,打给了洛风。

洛风的手机铃声只响了三声就接了起来,“太太,上面还没有同意探监,你先回来吧。”

对此,他也很懊恼。

见不到厉凌烨,现在他这边的事情也难以深入下去,也难以找到为厉凌烨洗脱冤屈的证据。

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办法,这案子上头是认定了是厉凌烨杀了厉彻。

“洛风,上次我与凌烨的那场婚礼,你还记得吧。”

“记得。”洛风小心翼翼的,那次就因为厉凌烨没有事先告知白纤纤,白纤纤为此而与厉凌烨闹了好久的脾气,甚至于离家出走了,也分居了好久,最终是厉凌烨追到了白纤纤所租的小出租屋里,甚至于买下了那幢出租屋的小楼,才最后哄回了自家老婆,那件事才翻篇。

这事洛风自然也有参与。

但凡是厉凌烨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他不想参与也要参与呀。

自然也包括帮助自家主子追老婆的任务。

每一件都有参与的。

所以,他也亲眼见识到了他家主子厉凌烨的糗事。

也是第一次见到厉凌烨对一个女人那样的认真。

认真的到可以抛下自尊的程度。

不然,他家厉少一个有着相当洁癖的人,居然能陪着白纤纤住进那样的一间小破屋里,简直颠覆了他对厉凌烨所有的认知和想象。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那个与厉凌烨合谋毁我婚礼的警官姓孟,是孟警官对不对?”白纤纤回忆了一下,当时对那个孟警官颇有意见,就想着这辈子最好都不要见面才好,所以并没有刻意的去记住这个人。

只是现在才想起这个人罢了。

“对对,对的,太太的意思是让我去找他出面让我们探监厉少,对不对?”洛风跟着厉凌烨那么久,厉凌烨一个眼神他就明白厉凌烨要他做什么,现在白纤纤一开口,他也猜到白纤纤的意思了。

“对,去找他,他欠了凌烨一个大人情,这次他要不还了这个人情,我跟他没完。”上次的火气还没发泄呢,她不介意后知后觉的现在发一发,也让孟警官知道知道她白纤纤也不是好惹的。

不行的话,直接去孟警官的家里蹲点守候,反正孟警官要是不同意给办了,她就磨死他。

男人有男人的办法处理事情,女人自然也有女人的办法,管他上不上台面,她只要能探监这一个结果就好了。

洛风的眼睛亮了。

只是白纤纤没看到而已。

猛的一敲自己的头,“瞧瞧,我怎么忘了还有这么一个救星,孟警官当初也自知理亏,也是答应过厉少,将来一定要为厉少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的,我去找找他,这事一准就成了。”

急急说完,也急急的挂断了电话,洛风的急,一点都不差了白纤纤。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