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没有在原地停留,选定了一个方向,便开始了漫长的跋涉。

天空一直黑暗。

偶尔会有星光出现,但很快又没入黑暗之中。

时间流逝,太阳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荒野充满了黑暗、冰冷、寂寥。

没有任何生机。

原野上的昆虫、动物,都死在了末日中。

——上至万神殿的神、法则巨兽,下至一条鱼、一只蚂蚁;司命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存在。

异样的感觉笼罩了每个人。

众人渐渐意识到,这个末日究竟有多么恐怖。

照这样下去,整个自然界将会急速的崩溃,并且毫无抵抗的手段。

物种走向灭绝。

清纯短发美女格子衬衫夜市游玩美图

一切都无法恢复了。

六个小时后。

顾青山、幕、蕾妮朵尔、赤鹄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升起营火。

——连续的跋涉让少年们都有些累了。

按照正常时间,这时已经是晚上,所以他们决定休息一夜。

“距离最近的人类聚居区还有多远?”幕问道。

“三千七百三十里左右,法则巨兽的空间封锁结界依然正常运转,你们无法飞行前往。”蕾妮朵尔道。

“不知道那里情况如何,会不会有人依然为法则巨兽效力。”幕担心的道。

“是的,末日下什么都可能发生,我们需要保证有足够的体力应付各种情况。”赤鹄道。

“罗德,今晚我们还有吃的吗?”幕问道。

“河里没有鱼,岸上没有野兽,附近也没有野果——估计在抵达人类聚居区之前,我们找不到任何可以吃的东西。”顾青山道。

他拿出剩下的酒,挑了挑,给每人分了一瓶。

“这些酒都不算烈,能为我们补充能量和水分,大家喝完了再休息。”

四人一起开了酒。

赤鹄端着酒瓶,出神的道“这是柒若留下来的酒。”

营火映照着众人。

没人说话。

柒若死了,阿特利死了,大长老死了。

“不必悲伤,我们也不一定还能活多久。”幕开口道。

“你灰心了?”蕾妮朵尔望向他。

“不,”幕咧嘴笑笑,洒脱的道“也许我们与柒若的归属是一样的,所以没必要悲伤,现在我们应该带着柒若的那一份,继续活下去,看看命运的最后有什么。”

顾青山举起酒瓶,道“如果我们能一直活到最后——”

幕也举起酒瓶,说“我们就干掉这场末日。”

咣当!

两个酒瓶碰在一起。

他们仰着脖子,狂灌了一气。

蕾妮朵尔眯了眯眼睛,看着两人。

赤鹄却已沉不住气,连忙问道“看你们的样子,已经想到对抗末日的办法了?”

“没有。”

顾青山和幕异口同声的道。

赤鹄一阵无语。

“绷的太紧并不好,现在要让身体和精神都放松一下,也是对的。”蕾妮朵尔微微点头道。

赤鹄就举起酒瓶,也喝了一口。

这酒是果子酿制的,本就很淡,几乎等同于果汁,算是为身体补充了些能量。

十分钟后,众人喝光了手上的酒。

“休息吧。”顾青山道。

“你们休息,我来警戒。”蕾妮朵尔道。

“我来,你休息。”幕道。

“不用,我用一种空间术法,可以保证对方圆数十里的动静进行感知,同时我还能好好休息。”蕾妮朵尔道。

她随手一挥。

无形的波动散发开来,朝着荒野中飞散而去。

“这倒是不错。”顾青山赞道。

众人便开始休息。

连续的赶路实在是让人疲惫,没一会儿,赤鹄就睡着了。

紧接着是幕。

然后是顾青山。

过了一会儿,蕾妮朵尔站起来,看了看三名少年。

“都睡了……”

她低声说了一句,朝营地外走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过了数息。

一柄古朴长剑从顾青山背后冒出来。

地剑的声音响起“他居然睡着了?”

另一柄灵秀的剑从虚空冒出来,出声道“这可不对,他从来都是个很警惕的人,你拍他一下。”

这是洛冰璃的声音。

“我?拍他?不不不,这不合适。”地剑道。

又一柄闪烁着寒光的长剑出现,绕着顾青山欢快的转了起来。

地剑道“潮音,搞点水来,淋他头上。”

那柄长剑就停住,在顾青山面前轻轻挥了挥。

一大团亮晶晶的水突然出现,扑在顾青山头上。

顾青山毫无反应,依然处于沉睡之中。

再看幕和赤鹄,同样睡得很沉。

“看来并不是睡着。”

洛冰璃沉思道。

地剑喊道“山女,捅他。”

一柄秋水般的长剑凌空出现,轻轻停留在顾青山的肩膀上。

“别老是捅啊捅的,那样公子每次都会受伤,我现在已经学会控制力度了。”山女说道。

说话间,长剑在顾青山的肩膀上轻轻割开一道极其细微的伤口。

神山断法!

顾青山猛的跳起来。

他抹了把脸上的水,看了看面前的四柄长剑,又看看依然在沉睡的幕和赤鹄,一下子明白过来。

“多谢了,山女。”

“没事,公子,你感觉怎么样了?”

顾青山望向虚空。

一行萤火小字正停留在那里

“你中了安魂术法,该术法不具备伤害能力,只会让人陷入沉睡,并恢复体力。”

顾青山摇摇头。

蕾妮朵尔的手段层出不穷,诡谲莫测,她暗中施展安魂术法,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们看到蕾妮朵尔去哪里了吗?”顾青山问道。

“没有,她直接消失了。”地剑道。

“这一个蕾妮朵尔似乎有空间、精神两类的术法,如果她想远离你们,你们根本找不到她的踪迹。”洛冰璃分析道。

“恩,你说得对——不过现在情况变了。”顾青山道。

“情况变了?”洛冰璃疑惑的问。

顾青山没回答,只是轻轻抬起了左手。

“我妹妹在哪儿?”

他问道。

霎时间,一根黑色丝线从他的手腕上冒出来,投向荒野之中,消失在看不见的远方。

“走了,去看看她在搞什么鬼。”顾青山道。

他连续动用“化身橘皇”、“夜魅鬼影”两道神通,变成了一只橘猫。

“喵——”

橘猫轻轻叫了一声,顺着黑色丝线的方向,飞快的朝荒野中奔行而去。

在橘猫背后,四柄长剑一同消失。

夜色下,没有任何存在。

橘猫却依旧谨慎的保持着“夜魅鬼影”,让一切都无法察觉它的存在。

约莫过了几分钟,荒野的尽头依然看不见蕾妮朵尔的踪迹。

橘猫就有些犹豫了。

时间不能耽搁!

它心念一动,直接从原地消失。

移形换影!

移形换影!

移形换影!

——这是不被任何术法影响的神技!

橘猫连连闪动,终于来到了荒野的边缘。

它看到了蕾妮朵尔。

在蕾妮朵尔的对面,七八具尸体之中,有三具尸体正慢慢的站起来。

橘猫缓缓来到蕾妮朵尔身后,静静的蹲着不动。

“风神和水神呢?”一具尸体问道。

“它们死在了末日中,我赐予它们的法则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所以我立刻呼唤你们转生。”蕾妮朵尔道。

“原来如此,那件事开始了没有?”另一具尸体问道。

——现在已经不能称其为尸体了,因为尸体脸上的灰败之色正在渐渐消失。

这个人活了过来。

“还没有动静,不过我估计就是今天晚上,所以立刻呼唤你们前来。”蕾妮朵尔道。

“你做的对——我们冒着被末日终结的风险回到生界,就是为了这件事,风神他们死了就死了,这件事可不能出问题。”第三个人凝重的道。

几人一起点头。

“还有几分钟?预言之神?”蕾妮朵尔问道。

另一人道“还有三分钟,就会有东西撞开世界之门的一丝缝隙——快了。”

一时间,包括蕾妮朵尔在内,几人都没有再说话。

橘猫眯了眯眼,敏锐的从几人脸上捕捉到了同一种情绪。

——恐惧。

这些万神殿的家伙在害怕。

他们在害怕什么?

既然害怕,为什么还要顶着末日,来到生界?

橘猫察觉到了一丝古怪。

它不再蹲着,而是悄然后退,和这些人拉开了长长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