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何曾在乎过世人怎么看他啊。”罗刹叹了口气,道:“他只是为了他在乎的而活,说到底,父亲是个很自私的人。”

“自私?”林若溪有点不解:“这不是一个贬义词吗?”

罗刹笑道:“其实某些贬义词,当在之前加了些附属条件后,自然也就不是贬义词了。”

“比如。”林若溪坐下,撑着下巴看向罗刹。

“父亲修道只为守护,守护他所珍视的一切。”罗刹笑着,道:“除此之外,这星空也好,这寰宇也罢,他都不在乎,其实上,若是这场界战不会波及到他一手创建的神庭,我都觉得父亲会作壁上观,若非是天族与他有不可解的大仇,父亲也肯定不会趟这趟浑水。”

母女在此谈着林凡。

林凡此时也在想着她们母女。

只是那界壁虽然看去薄如蝉翼,就如那泡沫只要触手就可破之。

但那只是表象,隔绝了一切。

就连那连天的战火都被阻绝。

两军其实上谈不上对垒。

应该是,神庭一方在抓紧的建筑工事,在搭建各种逆天的大杀阵,而天族一方,竟然是无动于衷。

nana的纯纯一天

“这样很好,就是要他们轻视我们才好。”

陈玄东眼神森冷:“天族越是小觑三千界,对我们越是有利,他们越是没有任何防御工事,那自然就越好,越是能按照父亲所想的步骤走下去。”

小诺道:“若只有这一处通道,我们想要攻进去其实也很难。”

陈玄东道:“别忘记,当界战真的爆发时,天族会后墙失火,那些神族可不是白痴。”

……

“好吗?”

林凡在饮酒,已经喝了很多坛。

他当然担忧,当然心悸。

生怕罗刹母女有什么差池,若真如此,是他此生大恨,哪怕到死,他都不会原谅自己。

林龙来了,踹了踹林凡,让他躺远一点。

只因,林凡选的这颗火红色的死星上,唯有这一块平地,空间有限。

“觉得鲁王那小子真的会背叛?”林龙眼神冷厉。

严格说,鲁王与林凡毫无关系,是他的徒弟。

林凡笑道:“本来就是一时的率性而为,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深情厚谊,又哪里可以谈得上一个背叛?”

林龙冷笑:“不管怎样,是赐他丹药,他才能走上修道路,不管怎样,是我传他修炼之法,他才有可能扬名立万。”

林凡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这点。

“所以……若是他真的做了什么错事,我得将他一身的本事都收回来。”林龙说得很轻。

但林凡知道,这不是一句玩笑话。

要知道,林龙从未收徒,且这么多年来,也不止一次的羡慕林凡的好运,得到小武这种绝世佳徒,也不止一次的遍寻星空,想要寻一个如小武般的弟子。

可都不得。

这也让林龙憋了口气,未尝就没有想过远在混沌中的鲁王。

虽然只是记名弟子,但他也许也曾奢望过,这个记名弟子成长成为让他骄傲的俊彦,能让他与林凡饮酒,在提到徒弟时,有话可说。

可最终的消息,却是他暗中寄以厚望的弟子,背叛了!

“好吧,若那小子真当叛逆了,我也算是眼瞎。”林凡耸耸肩:“要知道,当时可是不答应收他的。”

林龙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两人一都躺在死星上。

半晌后,林龙道:“我总感觉要出大事。”

林凡瞳孔微缩。

“其实上这个感觉很早很早了,只是一直说不出所以然。”林龙叹息:“都小心些吧。”

林凡点了点头:“我们都要好好的。”

林龙苦笑道:“界战之下,谁又能保证谁活,各安天命吧。”

这句话,让林凡的心沉到了谷底。

林龙像是魂游天外,半晌后,道:“与我还有小诺,杀七境不难,在有诸禁区的底蕴等等,在巅峰力量上,我们怕是不弱混沌多少。”

“天浑呢。”林凡看向林龙:“我只是在担心他出手啊……”

林龙瞳孔陡缩,道:“我合力应该能杀他。”

林凡点头:“的确能杀,但在杀他之前,他能做出多少杀孽来,谁又敢肯定?”

“要不要战争开始,我们就先去毙掉他。”林龙恶狠狠。

林凡眼眸眯起,道:“他对我都有一份情,应该知道,那个时候,若非他的存在,想要离开混沌,不会那么简单。”

“所以是打算冒险,也不愿违心?”林龙嗤笑:“我没有那个顾忌,不杀他我来杀。”

林凡微微沉默,将目光移向一边去。

其实上,哪里是不愿意违心。

只是他在想,天浑到底会不会参战。

他在思考参战与不参战之间,谁的概率要大一些。

“随时警惕吧。”林凡最终一叹:“我觉得天族若是取得上风,他应该不会出手,但若是天族将灭时,他应该……”

林龙起身离去:“我们输不起,所以我不会许任何可能出现的危机发生。”

“我也不会。”林凡笑了笑:“打入混沌吧,杀入混沌后,与诸神族会师后,我们兄弟就去杀他。”

混沌界在打生打死。

两界通道前真的成为了绞肉机。

而且,天族一方,死伤真的很惨重。

只因,森罗界全都是杀手。

能奢望杀手与正面一战吗?

这怎么可能。

所以这战场很诡异,大多时候,都是天族的兵卒手舞刀兵横劈竖斩。

但若是俗人在此。

也许会觉得这些人都失心疯,又或者是被鬼魅上身。

只因,他们挥舞的刀兵,百分之九十都是落在了空处。

但偶有时空炸开时,都会有血花乍现。

每一道血花的炸开,都伴随着一尊天族兵卒的死去。

当然,渐渐的,天族兵卒也掌握了这些杀手出手的某些规则,从而利用,双方渐渐的有守有攻,森罗界的死伤开始,而后一发不可收拾。

皇宫中。

罗刹眼眸阴森,道:“杀苍天,用的神愧兵去抵三天,我要三天时间。”

杀苍天皱眉,而后道:“我只有三万神愧兵,这已经是数千年来,我没日没夜祭炼的所有成果。”

罗刹森然道:“外面死人那么多,还怕缺材料?更何况,界战都要爆发,我许诺,到时候送最起码十具七境至强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