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若小天真的做出这等事,林凡面上无光。

始乱终弃,这很不该,不是男子当为。

若真如此,林凡会很挫败,很内疚,是自己没有教导好儿子。

陈玄东眼神复杂,道:“这件事不是想的那样,并不简单,但不能否认这个事实。”

林凡缓缓闭眸,而后看向几人中最年长者,苦笑道:“是在下教导无方了。”

“神主切莫这般说。”这老者叹了声,道:“家门不幸,真的是家门不幸啊……”

林凡微微挑眉,而后道:“若那小子真的做出了这等事,在下会给诸位一个交代。”

他扭头看向陈玄东与李广,道:“那个孽子呢?”

李广努努嘴,瞥向村子最深处。

林凡眼眸眯起。

“一起去吧。”老者开口,并介绍道:“老朽添为世外天的供奉,名为断千山。”

黄色格子裙漂亮美眉居家甜美私房照

林凡抱拳,道:“劳烦前辈带路。”

断千山点点头,虚手向前,道:“还请神主跟我来。”

向前走,在断千山的介绍下,林凡知道了这七八人的身份,名字,地位。

但说到底,他也只是记下了一个年轻人,此人名断水流,是这断千山的五世孙;是个俊彦。

“很不错的小子,年纪轻轻不过千岁而已,竟然已经到了主宰上境,未来可期。”林凡赞叹。

这是真诚之言。

千岁的主宰,已经足够惊艳。

断千山尴尬一笑,道:“与神主的儿子们是没法比的。”

林凡笑了笑,没有说话。

但心中却是极为的骄傲。

只因,他已成年的三个子嗣中,哪怕是最不喜欢修炼的小希,也早早到了临神境,且,真实战力不好估摸,要知道,梦神府邸这种究极器可是自主择主,被小希执掌在手中。

延着蜿蜒的田坎向前走,稻田中的稻谷金黄飘香,没过人的膝盖,向前走动时,摩擦声沙沙,很是静谧,在听村落中的鸡鸣犬吠,这种感觉很好,让人在突然之间就宁静了下来。

但其实上,看似这平凡到极点,如尘世乡村般的世外天,却是平凡之中蕴惊雷。

譬如这金黄的稻谷,若是林凡没有认错,当是世间最极品的灵食——谷中仙!

这东西很不得了,不能辟谷的修者服用一粒,就能维持十年生命所需,且若是长时间服用,能改善人的体质,能剔除躯骸内的后天杂质等,举世都难求一粒。

还有在稻田中不时游动过,那看上去黑溜溜的泥鳅,那也不得了,成被誉为天下三鲜之一,是极品的美食,名为翻地龙;曾与八珍鸡,仙禽鸟共称天下三大极致美味。

更有传言称,后世的龙鳅正是翻地龙的血脉。

“果真不愧是世外天,所见所闻,前所未见,大抵都是在传言中听闻。”林凡叹息,而后看向极远方的一颗扶桑树,很不得了,枝繁叶茂,树冠足有万丈,一个巨大的鸟巢大剑在树冠正中。

那是真凰真凤巢,偶有通红的火光乍现,直冲天际。

“那是吾族鼻祖的坐骑,繁衍了百万代,但也于万年前绝迹了。”断千山叹息着。

林凡微微挑眉,临近村子中,他看见了一头灰扑扑的土狗,但却是突然瞪大了眸子。

这是一头啸月犬,曾是很了不得的兽族,在特定的时期内,就连龙凤双族都被其压制,称尊了短暂岁月。

而到了现世,更是举世难寻一头,不曾想到,这世外天中,竟然还看见遗种。

林凡叹了声,道:“可惜了。

他看出了真相,这是一头血脉斑驳的杂血生灵,不复这一族先祖的荣光。

“这也是吾族一尊大物曾经的坐骑,可到最后……”断千山苦笑,道:“岁月变迁,纪元更迭,没有什么不能被磨灭,时光无情而过,可斩灭世间一切辉煌与不朽。”

林凡微微沉默,而后道:“岁月无情,时光横堵,那便操纵了是时光,摆布了那纪元。”

断千山豁然看向林凡,眼中有光彩绽放。

也是唯有此刻,这断千山才显露出了点滴峥嵘。

“神主霸气。”断千山眼中的光彩慢慢消散,而后道:“神主风华绝代,战血正是最鼎盛时,一切都有可能。”

林凡幽幽道:“战血是否沸腾应该不能与年龄论。”

缓了缓,林凡道:“我曾与一个老家伙相处很长一段岁月,他岁数很大,以二十万计,可依旧强猛无边,可持刀斩灭前方一切阻挡,战血没有熄灭哪怕片刻。”

断千山看向林凡,道:“所处环境不同。”

林凡皱眉:“的确不同。”

向前走了一段距离,村中的小孩子都来了,大多都是四五岁的年纪,穿着打扮太简单,但眼睛都贼亮,且身手矫健到吓死人。

区区四五岁而已,但一个个的竟然可以飞檐走壁,于屋檐之上追逐与嬉戏,并都好奇的看向林凡这个外来客。

“都是好苗子。”林凡叹息,而后道:“可惜这世外天太祥和了,没有任何危险,在这等幻境下难以走出强者,侥幸走出一个,总也是差了很多东西。”

“神主就这般断言?”断水流看向林凡。

林凡微微皱眉,道:“我说的是一个事实,一个强者的诞生需要经历各种惨战血战的洗礼,在一次次的战火中淬炼出无敌的躯与心,没有战火的洗礼,终究如温室花朵,经历不了多少风霜。”

断水流眯眼,断千山呵斥道:“狗胆!神主何等身份,也是配资格搭话?”

并在呵斥断水流后,向着林凡表达歉意。

林凡笑道:“不妨事,能说出心中的质疑,这是好事,总好过不敢吱声。”

断千山尴尬一笑,而后看向在村寨最中央的那个土楼,苦笑道:“小少神就在其中。”

林凡叹了声,道:“犬子在此多有打搅,在下先向贵族说声抱歉。”

并且,林凡凝重道:“这件事,在下会严查个清楚,无论怎样,都会给贵族一个满意交代。”

独自一人向前,断千山等都没有在跟随。

林凡的眼神很冷。

他真的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