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佐同样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办,我们现在就开始进行第一批高等级审判者的培养计划。

计划命名为‘巅峰培养计划’,我的想法是这样的:

第一期以打基础为主,在两个星期内,培养300名15级的审判者。

这300名15级审判者,将是我们未来精锐审判者的种子。

后面的二期、三期,我们再从300名审判者中筛选,依次往上培养,20级,25级,30级为三个分界线,20级的培养50人,25级的培养20人,30级的培养5人。

如此一来,根据我对皇室和审判教派的了解,我们在高等级审判者上,就能占据绝对的优势,高等级审判者的数量,要比皇室和审判教派的加起来都多。”

“我赞同。不过我这边氦钵乙钛数量上会有缺口。”安权涛说道。

江佐回答道:“氦钵乙钛你不用担心,‘巅峰培养计划’要消耗的氦钵乙钛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那就先这样定下来了,‘巅峰培养计划’的第一期,期限为两个星期,我这边负责190个名额,因为昨晚死侍袭击,有些审判者阵亡或受伤了,最多能培养190名审判者,你那边负责110个名额。”

“好,我这边没问题。”安权涛说完后,随即担心的问道:“老大,你们昨天晚上被死侍袭击了吗?”

“是的,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问题了。这也是我决定立刻进行‘巅峰培养计划’的原因。”江佐说道。

在确定了“巅峰培养计划”后,江佐又和安权涛谈起了南洋市的现状,“巅峰培养计划”只是组织发展的一部分,整个组织也是要继续发展的。

清新可爱少女吊带长裙野外写真恬静优雅

“我知道目前发展肯定会遇到不少困难。”江佐说道:“回头你把目前遇到的困难整理一下,发给我,我看看能不能在下一次朝会上解决一些。”

“好,我等会就去办。”安权涛说道。

在两人交谈的最后,安权涛忽然说道:

“老大,我觉得我们的组织是时候需要一个名字了。以前我们在血潮里的时候,组织的规模不大,而且和外界没什么太多的联系。

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发展起来了,和外界的联系也渐渐增多,我这边这两天就有外地来的商人,想要和我们合作的,这还只是开始。我觉得吧,我们组织还是尽快起一个名字好一点。”

江佐对安权涛的话很赞成,他在昨天的朝会上,就感觉到了需要一个名字和图案标志,要不然朝会上四个势力,唯独自己的没名字也没图案标志,气势上就先低了一筹。

挂断了和安权涛的通话后,江佐计算着自己目前还有什么事要做。

距离下一次的朝会,还有两天的时间,这两天里,“巅峰培养计划”可以交给张猛行去做,张猛行训练审判者是一把好手,江佐将他选为护卫,也是看中了他本身实力不错。

除此之外,江佐还需要给组织起个名字。

不过起名字这种事,江佐还需要一点灵感,毕竟这个名字会伴随很长时间,江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起什么样的名字。

自己的组织成员都是审判者,名字里面“审判”两个字是要有的,但是还有什么名字,江佐暂时还没想明白。

江佐摇了摇脑袋,暂且将这件事放到一边。距离下次朝会还有两天,起名的事这两天都能做,不必急于一时。

靠在椅背上,江佐对一旁的宋实说道:“有关大日川的资料,你们这段时间收集了多少?拿给我看看吧。”

自从那次舒冉看到的记忆中的大日川后,江佐对大日川就格外关注。

他将收集大日川资料的事,交给了宋实和那些情报分析官去做。

宋实是在通古西都长大的,对于大日川,宋实自认为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大日川一直伴随着他的童年和少年。

直到他参加皇室军队前,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每天晚上傍晚的时候,独自一人坐在大日川的岸边,吹着凉爽的风,眼前是波光粼粼的江面,远处火红的晚霞布满天空,像是一副风景画一样。

当时江佐将任务交给他,让他调查大日川时,宋实第一反应是“这还不简单么,我对大日川再熟悉不过了”之类的想法。

不过宋实拿到任务后,仔细回想这条烙印在他记忆里的大日川时,他却发现,自己对大日川的了解居然匮乏到超出他的预估。

他能记得大日川的江面在每年每个季节,会淹没到岸边的第几块砖,他能记得大日川的江水在哪一年淹没了小半个通古西都,这些要么是他童年和少年时代的回忆,要么经常在电视和新闻上看到。

可是对于大日川的源头,宋实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大日川的源头在哪!

在他的记忆里,他只知道大日川的源头是很远的冰山,可是冰山叫什么名字,他却根本没有印象。

面对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大日川,自己对它的了解却如此匮乏!

宋实调查下去,在调查中,他渐渐明白了自己对大日川的了解,为什么那么的匮乏。

因为那些资料,几乎从没有在电视和媒体上出现过,他在收集资料的时候,单单是调查大日川的源头,居然都没有一份新闻提及过。

帝国的媒体刻意避开了对大日川过往的提及,或者说皇室和审判教派,避免提及大日川的这些消息,宋实从小到大,几乎从没接触过类似的信息。

因此当真的调查大日川时,大日川给宋实一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

不过想要调查的话,有些情报费力也是能查到的。

在朝会之前,宋实将第一份调查报告交给了江佐,报告中指出,大日川有两处源头,一处是极地冰川,另一处则是“无源之水”沙漠。

其实宋实比江佐更惊讶,因为就是这次调查之后,宋实才惊讶的发现,原来大日川有两处源头,他一直以为大日川只有一处冰山的源头。

在上次将调查报告交给江佐后,宋实仍然在继续调查大日川,不过根据江佐的命令,调查的对象从大日川,转向了大日川的两处源头。

当下,宋实将第二份报告交给了江佐。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