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暖暖没辙了,孩子们这样一说,她不想讲都要讲了。

脑子里也没什么故事,不过她有手机,百度搜索一个童话故事就念了起来。

卧室的灯已经调到了最暗。

两个小东西乖乖巧巧的躺在那里,先是认真的听故事,哪怕她觉得她讲的一点也不生动,他们也是听的认真。

然后,不知不觉得的两双眼睛就闭上了。

厉晓维和厉晓克睡着了。

穆暖暖长舒了一口气,她看着两张小脸,却是半点睡意都无。

她无法解释自从接触到这两个熊孩子后,自己脑子里时不时的出现的一些她无法捕捉却又分明可以感觉到的片断。

倏而闪过的片断,绝对是真实存在过的。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才悄然的起身,回到了隔壁孩子们安排给她的他们妈咪的房间。

穆暖暖想要睡觉的,可是躺在这张床上,她却怎么也睡不着。

视线落在了梳妆台上的抽屉上,她想打开,可是理智告诉她,不能去翻看别人的隐私。

宅女在家打游戏

那是不道德的。

在厉凌烨没有同意之前,她不会动这别墅里的任何东西。

睡得晚,却醒的早,抑或,这一整晚,她根本就没有睡着。

心很乱。

起床去厨房,冰箱里是满满登登的食材。

想来厉凌烨在家的时候,这个家里一定是热闹的,也经常是在家里用餐。

是的,家里用餐才有家的感觉。

她拿出了足够四个人吃的食材,煮起了早餐。

她特意多煮了一份,那是带给沈明先的。

让他住了一晚的酒店,她很歉然。

所以,她一早起就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早餐她会送过去。

一个小时,早餐就好了。

推开两个熊孩子的房间,都还睡着呢。

睡得很香很香。

穆暖暖想了想,就找了纸笔给两孩子留了一张字条。

“一个小时后回家。”

后面的落款是穆暖暖的名字,还有时间。

也就是在这个时间的基础上,再往后推一个小时,她就会回来了。

可其实这样写下的时候,她觉得根本不需要一个小时她就能回来了。

沈明先的酒店,距离水香榭很近。

出了别墅,出了水香榭,却没有想到,她一眼就看到了沈明先。

“明先……”穆暖暖拎着在厉家找到的食盒,走向了沈明先,有些惊喜。

“早。”沈明先大抵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出来给他送早餐,所以,刚刚是站在树下低头看手机。

“早安,我给你煮了早餐,回酒店吃吗?”穆暖暖扬了扬手里的食盒。

沈明先的目光终于落到了她的手上,不过在看到她手里的食盒的时候,便道:“厉家的食盒?”

“是……是的。”发觉沈明先的声音有些冷,穆暖暖不由的手一颤。

然后,下一秒钟,沈明先一把抢过穆暖暖手里的食盒,随即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向了几步外的一个垃圾桶。

随手一抛,那个食盒就进了垃圾桶。

穆暖暖目瞪口呆的看完了这一幕,“明先……”

“你自己看。”

沈明先这一句说完,就把手机递给了穆暖暖。

穆暖暖迷糊的接过,翻看起了沈明先手机里的资料。

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可是看着看着,她便明白了沈明先的怒气所为何来。

因为厉晓维,因为厉晓克,还有厉凌烨的所作所为。

他手机里有两个孩子从前天到现在所有的与人的通话记录。

还有水香榭三幢别墅里一个星期内进进出出的人的视频。

监控视频。

根本不止是只有厉凌烨和两个孩子。

还有一个佣人。

一个女佣人。

沈明先的视频截图里,是这个女佣人是昨天匆匆离开水香榭的画面。

监控上有标注时间,正是她带孩子们回来的时间。

厉晓维和厉晓克已经在车上,而她在开车的时候。

她想起来了,那时在车上,厉晓克一直在刷手机。

刷刷点点的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现在才明白,原来是遣走了水香榭里所有的人。

目的就一个,让她留下来陪他们。

然后,还有几个关于厉晓维和厉晓克的小视频。

飞快的点完,穆暖暖怔住了。

“暖暖,这么小的孩子,心机诚府就这样深,都说子不教父之过,厉凌烨更差劲,我们走。”他说着,拉着穆暖暖就朝着他的车的方向走去。

“我……我的行李还在里面。”

沈明先看了一眼穆暖暖身上的斜挎小背包,“我知道你的习惯,证件都在你身上,只要有证件就好,其它的东西,不要了。”

“别……我要……”

可,沈明先这一次一点也不给她任何机会了,强行的拉着她到了车前,上了车,再上了锁,强行的带她离开了。

车子再次驶过T大驶过水香榭的时候,穆暖暖终于平静了下来。

沈明先说的对,她这两天太反常了。

为了两个与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的孩子,居然把沈明先丢下了。

车行的越来越快,沈明先仿佛怕她会反悔一样,半个小时后就开到了T市的另一个别墅区。

穆暖暖住进了别墅里。

只有她和沈明先两个人的别墅。

沈明先把她带到了二楼,推开了一间房间,“你看看缺什么告诉我,我让人送过来。”

穆暖暖这才发现,果然她丢掉了行李也没关系。

这别墅里,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备的很齐全,甚至于连她的衣服都准备好了。

柜子拉开,一整排的衣服,上面的标签都在。

她一直都知道沈明先对她好。

但是却没想到他会细心的把所有都为她置办好了。

“暖暖,你先在T市休息几天,如果你要工作,跟我说,我来安排。”

“好。”穆暖暖合上了面前的衣柜,可是脑子里闪过的,却是水香榭里她昨晚见过的那个衣柜,那里面也是一排排的衣服,只不过好象是几年前的款式。

而她之所以想起了那些几年前旧款式的衣服,完全是因为,她发现沈明先为她准备的这些衣服,虽然是全新的,也全都是价值不菲的,却并不是她喜欢的款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