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直播探秘:石螈市大迁移背后的主因!”

克蒙的账号有很多粉丝,在克蒙开启直播后,立马有成百上千的人涌入直播间。

“哇,克蒙开直播了!”

“少见啊,话说石螈市是有什么大新闻吗?”

“我打电话问一下石螈市老朋友。”

有关于石螈市市迁移的新闻,在网上刚公布不到一秒钟。

公布的时间,恰好是克蒙开启直播间的时间,不难看出这是调查局故意压着新闻不放。

在一年以前,没有公布特殊物品的时代,调查局也是通过网络手段压制消息,不让民众知道有这种古怪的东西存在于世,避免民众无脑恐慌。

克蒙放出直播后,不到半分钟时间,打电话联系石螈市的观众就跑回来发弹幕了。

“石螈市那边联系不上啊,什么情况?”

“看官方新闻,因为新型传染病矿石病出现,暂时需要市民临时迁移,目前调查局正在开始阶段性空间转移,大家就不要瞎跑了,还能回来的。”

“你说什么,市迁移?开玩笑的吧!”

粉嫩少女沈小仙儿小仙女

“空间转移???我没错吧,这是什么鬼技术,新物品吗,还是新开发的组合术式?”

组合术式,也就是各种特殊物品组在一起同时使用时,有可能发挥出1+1+1+1+1大于五的优势。

这里的数字1可以有多个1。

网民们知道有官方新闻后,直播间热度又降了一半,那一半跑去看新闻了。

还剩一半人,要么是电脑端的观众,要么是一边看直播,又一边用手机分屏查新闻的观众。

……

某处阴暗的房间里。

电脑屏幕放出白光,照到一个惨白面孔的男人,他的眼睛通红,殷红的血丝如同触手一样连接正中央的黑眼珠子。

他正在刷官方新闻页面,为的就是等锦鲤洲表态。

如果对方不表态,他将代替锦鲤洲调查局,亲自发布矿石病的内容。

不过代价是用掉一件网络U盘,它能够发布一则球性新闻。

新闻在球每一个网络新闻报社的渠道中,无条件刊登。

以上的信息,是门组织通过对U盘通感得到的灵性提示。

在赎罪者的强大直觉中,这件物品并没有网络神兽那么强大,有可能被网络神兽删除,但需要一定的时间。

“嗯?”他闷哼一声,发现官方调查局终于发布矿石病的新闻了。

点开心心念念的新闻,里面提到了锦鲤洲发现了新型传染病,目前正在安排调查员进行区域性空间转移,城封城,等候传送,日后还会回来。

“就这点内容?”赎罪者喃喃道,非常不满。

“无视物理隔离呢,这么重要的情报,居然不敢公布。”赎罪者狞笑一声,看来还是得由他出手才行,不然民众感受不到恐慌的情绪。

也是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电话嗡嗡地耳边响动,这是一款老旧的翻盖手机,屏幕很小,只能显示文字消息,不具备智能手机的功能,连摄像头和暗中监听的功能都没有。

他看了看来信人的电话号码,没有接听,把手机放一边,过一会儿,拔号人自行挂断电话。

“暗号克蒙,他又有新动作了吗?”赎罪者喃喃道。

刚才的来电人是门组织里一位情报工作人员,那一串电话号码所代表的暗号是“克蒙”。

不接电话,就不会产生聊天记录,哪怕网络神兽在信息网络中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知道这串电话的暗号意义。

不一会儿,他搜到了克蒙的账号,发现他正在直播。

直播间的内容,正是亲自到石螈市矿区探秘。

“克蒙在石螈市!”他瞪大眼睛,眼瞳里的血丝出现了一刹那的扭动迹象。

“他在石螈市,他在石螈市,他在石螈市!”赎罪者起身,在小房间里原地打转三圈,神色疯狂。

他满脑子都是克蒙的照片图像,克蒙长什么样子,他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

这是金门主交给他的收容任务,也是赎罪出来后做的第一件任务,必须要把这事办好。

要小心,再小心。

克蒙可不是什么三流货色,从金门主给他的情报里,有大量证据显示克蒙的实力比影流组织的老大还强。

像这样的强者,一定不是普通手段能收容的。

“他是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他在等我过去。”

赎罪者思考了半分钟,握紧拳头拍桌面,嘴巴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克蒙的名字。

两人没有仇也没有恨,但是这是主人的任务之一。

克蒙,必须收容。

但现在并不是极好的收容时机,石螈市矿石区域是天灾发生器定下来的坐标,克蒙敢在那里开启直播,肯定有把握对付他。

现在应该执行另一个任务,打开星空阶梯的封锁。

门组织的一扇知识之门被调查局收容了,它是阶梯的起始地点门,必须得把门收回来。

他搞出矿石病,就是为了吸引调查局的火力,让调查局高端战力奔赴偏远的城市,无暇顾及封印阁那边的事情。

不过封印阁也不是吃素的,非常强大,他本人不可能单挑封印阁。

所幸的事,他不是孤军奋战。

门组织派了二十位门徒当他的手下,他将利用这些战力,打开锦鲤洲总局的缺口,重新夺回那扇属于门组织的知识之门。

随后,他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给某个电话号码。

嘟嘟的,等了十秒钟没有人接电话,他自行挂断电话。

蓝星网络监控太过可怕,如果不像这样做保密措施,门组织的大门早就被踏破了。

赎罪者深知这一点,所以联络队友时都小心翼翼的。

不一会儿,他的另一部手机又接到了电话。

再一次取消后电话后,他关掉电脑,戴上口罩和兜帽,走出大街。

街外,正是锦鲤市的水蓝天空。

远处是锦鲤市总局的锦鲤之门,象征着幸运的锦鲤鱼能为人带来好运。

不过对于门组织的不速之客来讲,这种幸运不要也罢。

“我不相信幸运,幸福是自己争取的。”赎罪者远远地看着锦鲤门,冷漠地拿出两个美瞳,按在自己的眼睛上面,盖住了活体血丝的瞳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