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诸界末日在线!

国王静静看着这一幕,直到顾青山走出去,关上门。

“看的出来,他平时很孝顺。”国王说道。

“不,父亲,他是孤儿,六岁的时候父母就不在了,一个人活到如今。”安娜道。

国王不由愣了一下。

他忽然问道:“他就是你选定的亲王?”

“是的,我跟他第一次见面,我就看上了他。”安娜坦然直视着父亲的眼眸,说道。

国王脸上露出赞赏之意,道:“女儿,你的眼光不错。”

“安娜,我是故意试一试你身边的人,因为我发现他戴着死神的信物。”

“是我给他的,他还给了我,然后我又给了他。”

国王被绕了一下,问道:“你说他还给你了?”

“是的。”

黑色蕾丝的混搭

国王怔了好半天,费解的道:“现在还有这么傻的人?”

“是挺傻的。”

国王叹息道:“这样看来,你的眼光不是一般的好。”

他的神色忽然变的严肃:“在我彻底消散之前,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还有我们梅迪契家族默默守护了七百年的传承,我必须将它的秘密告诉你,才无愧于梅迪契之名号。”

“这样的传承,数百年来我们家族除了初代家主之外,都没有人能够继承。”

“安娜,你是梅迪契家族历史上,最有天赋的女子,也是家族的最后一人,不管能不能继承,都不要放在心上。”

国王望着自己的女儿,根本舍不得挪开目光。

他伸出手去,想要女儿的头,却忽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无法触摸任何东西。

他的手顿在半空。

安娜上前一步,将自己的头放在父亲的手下面。

“我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她轻声说道。

“请天上的诸神为我见证,”国王正了正神色,肃然说着。

“我今天在这里,将梅迪契家族的传承托付于女儿安娜。”

“从今往后,安娜便是梅迪契家族的新主人。”

陈列室里,国王的神情庄严而肃穆,语调缓慢而坚定,在他背后的那副画上,有着几近相同的一幕。

年轻的国王一只手摸着女儿的头,另一只手擎着王冠,正准备戴在她头上。

一墙之隔。

顾青山关上门,便看见了圣徒。

路过检查关卡之时,双方打过照面。

圣徒伊凡,身穿洁白的苦修士长袍,袒露出肩膀和胸口。

他安静的站在走廊尽头,就那么看着顾青山。

“你在找我?”顾青山问道。

“我已等候多时。”圣徒伊凡说道。

“啧,真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员工。”顾青山道。

“职责所在,也是乐趣所在。”伊凡脸上露出残忍之色。

“你急着找我干什么?切磋?”顾青山问道。

“在那之前,”伊凡道:“按照程序,我必须先告诉你,这里从来都不允许宾客进入。”

圣徒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就像猫发现了老鼠的踪迹。

“是吗?我可能迷路了。”

顾青山整了整衣领,又理了理头发,顺手将名号锁定为“游击将军”。

他大步朝对方走去。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带我回到舞会上去。”他边走边说道。

“我将不胜荣幸的带你离开这里。”圣徒说道。

乳白色的光聚拢而来,组成一个庄严而圣洁的图案,悄然出现在他脚下。

圣教的神秘系天选技,赎罪。

任何伤害都会加倍返还给攻击者。

顾青山一眼扫过,心中已是了然。

“那还等什么,你带路,我们走。”他说道。

“不不不,我们不能走。”圣徒伊凡摇头道。

两人说着话,距离逐渐拉近。

“啊,我知道了,不好意思。”

顾青山似乎明白了什么,从口袋摸出钱包。

“我忘了在圣国做什么都是要收费的,啰——这是你的小费。”他抽出一叠钱,在手中摇了摇。

圣徒伊凡的脸色很不好看。

“你对我的羞辱,我将百倍还给你。”他低声嘶吼道。

“钱也不要?那你想干什么?”顾青山脸上露出费解的表情。

他已经走过了大半的走廊,但脚下丝毫不停,依旧继续朝对方走去。

“我的听觉异于常人——你出来的那个房间里,似乎还传来微微的心跳和呼吸。”

“我认为那是个女孩儿,”圣徒伊凡狞笑道:“不如我们再等一等,看看你的小情人是谁。”

顾青山顿了一下,不停的摇头道:“作为主人,你对客人的过于好奇了。”

他皱起眉,盯着圣徒脚下的圣洁图案道。

他忽然叹息道:“老实说,我不想和你交手。”

伊凡感兴趣的问道:“为什么?害怕我?”

顾青山解释道:“圣教拥有许多种天选技,每一种天选技都会有不少人觉醒,但是赎罪这个罕见的天选技,觉醒的人非常少。”

“这一代,只有我一个。”伊凡高傲的道。

“没错,非常少见,”

顾青山赞同的点点头,继续说着。

“啧啧,站着让人随便打,衣服被扒光了也不管,一直请求别人不停的打自己,”他感叹道,“世界上有很多受虐狂,但想要达到你这个境地,我敢说人类是做不到的。”

伊凡愣愣的听完顾青山的话,整个人都气呆了。

“我要,我要杀了你。”伊凡语无伦次的道。

“态度如此恶劣,但小费我照付。”顾青山将那叠纸币随手抛飞。

纸币漫天散开,遮蔽了伊凡的视线。

这时两人之间的距离快要足够近。

一柄剑凭空出现。

地剑。

“剑?单薄而又脆弱的东西。”

伊凡任拨开纸币,冷笑着说道。

顾青山擎着地剑,浑身灵力猛的一动。

伊凡似乎感应到什么,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他飞快的朝后退去,试图躲避这一次的攻击。

但是这一剑太快,他在第一时间反应迟了,现在根本躲不掉。

空气发出一声撕裂的哀鸣。

“啪”!

伊凡身上的通讯器被长剑挑出来,在半空解体,落在地上,散成许多零件。

顾青山心中松了一分。

只要伊凡在十分钟内无法联系上任何人,那么,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的缘由。

这样的话,后续的应对将会轻松很多。

“来人——”

伊凡吼了一声,扬手扬起白色的火焰,朝顾青山身上抓去。

顾青山闪身侧让,长剑再次前挑。

击中。

然而这一剑是如此轻柔,几乎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剑身早已经横过来,剑锋被撤开,剑脊印在伊凡的胸口上。

这一剑,不会对伊凡造成什么伤势。

剑芒的力量将会裹着他,不断往前冲去。

“旅途愉快。”顾青山低声道。

——轰!

整个走廊被剑气的余波殃及,化作一片残垣断壁。

圣徒伊凡被一团剑芒紧紧裹住,轰然而去,一瞬间就不见了踪迹。

他如同夜空中的流星,闪耀着划过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