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的好:单鬼好送,双神难请。

颜春这话一出,也就是明摆着要犯众怒。而他的目的也就是尽快的把这些***一起招谣过来,自己也好一并解决,这样在众人中,自己也就做一些手脚,那才真叫神不知鬼不觉的。他也知道他点的火还不够。他看了看里面那个少佐模样的人,竟然也混在那群特战队员中,显然在这里有着樱花那女人,真还没有他说话的权。要想激起那些***一起来,还得烧两把火,最起码得解决掉两个人。

他想起谭如风跟自己说过的话,在这支特战队中有一个人他记忆的很是清楚。也就是一个田一胜男的鬼子。这鬼子曾经糟蹋过无数的姑娘,而完事后,也就把人给杀掉。颜春今天真还想把这个畜生给解决掉。用小拇指一指其中的些人:“这里还有没有一个叫田一胜男的,我听说他曾经杀害过好多人的性命。是个武士的话就该接收我的挑战。”

而樱花看到这一切,也就是置身事外的那样。真的凭对敌经验来说,樱花真还有所不如这特战队的人。虽然自身实力不容小觑,但其是大佐冈本次狗的女儿,这也就是个活招牌。谁吃饱了蛋痛去给大佐落面子,那还不是自己找抽。

樱花也清楚,他们中最强的跟自己可能也就是平手的样子,而这谷木狗,也就比自己稍有不如,但其剽捍程度和对敌经验却不是自已可以相比的。

随着颜春的话落,从特战队里走出一个比颜春略矮,但脸型却是比颜春更俊朗的鬼子,皮肤却是有点白。颜春跟着邱黄老道多年,从此人的眼神里,也就看出这家伙不是个省油的灯,也属于阴狠,心狠手辣的一种人。颜春心里纠结:这王八蛋怎么能比自己还长得帅?这***也就凭着姿色去再加上不择手段的威逼利诱,事后也就把女人给杀了。这还是人吗?这油头粉面的。要是今天不把他给除掉,还有天理不?

他不希望看到有比自己还帅的男人,特别是鬼子。怎么着自己也要帅到***日本无敌手。

颜春看到那***戴了一副手套,心知这手套可是有什么古怪。他冷笑一声,摸了一把腰里揣的东西。那是邱老道给他防身的小刀,这小刀却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看起来却是黑的,但却又非常锋利,能削铁如泥。这刀子他贴身放着,自己全部家当也就这东西值钱又实用。今天却是可以大用了。

那田一胜男,手里却是一把刺刀枪。那个少佐的对颜春却是不怎么上心似的,因为凭他自己收拾自己这些手下,也还是可以的,他就是他们中间最强的存在。谷木狗的死并没有引起他心里有多大的波动。看了看田一胜男的枪,说了两句。樱花也就是听到点了一下头。而那田一胜男,却是把枪里的子弹给退了出来。

颜春心里乐了:***活该。***就是死在们那武士道精神。颜春真还提防着那枪里时不时走火什么的,他也就巴不得,那些***把枪给全部丢掉,他有信心可以让他们今天横尸满山。

想了想,颜春也就干脆把自己腰里别着的那手枪给拿出来。当真那些鬼子的面把枪给扔掉。反正没有子弹,这枪也就是幌子一样的,现在那么多鬼子围着要用枪真还不如用自己的一身武功。

他这一举动,却有了一丝意想不到的效果。也就见那少佐对着全体鬼子说了一句***话。也就见特战队所有的五十几个鬼子立马把自己的枪里的子弹给退掉。他们平日里遇上的中国人太软弱了,也就觉得还有那么多人,还怕搞不定一个中国人,就是车轮站累也要把他给累死。做为***天皇的兵士,只许给天皇丢人,但不能给天皇丢面子。这是颜春想通了的一点。

清纯美女白嫩肌肤洁白纱裙小露香肩写真图片

颜春一只手放在身后,伸出左手冲***田一胜男招了招手:“来吧,看祖宗怎么收拾。”

那神情那姿势,是个人就能看出那货是故意这样污辱鬼子的。

田一胜男平日里在那么多同伙得瑟惯了,这自然不想让自己的脸面在他们面前丢掉,也就冲上来,一刺刀对着颜春心口扎来。颜春但手握住那刺刀,正想折断。又想到什么,松开了对方。他现在还在拖延时间,所以,他也不方便露出自己最强的实力。总不能次次都那么一两下就把人干掉,总得让人家动两下。

田一胜男不是笨蛋,但被颜春气得够呛。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竟然有一股力不从心的感觉。他却是认为自己平日里放纵过度了。也没有想到颜春会有这么大的手劲。

“不过是如此,还以为有多神呢?还是我来送去见天照大神。”一把刺刀竟然使得得心应手。

颜春心里冷笑:这鬼子的刀法却是实在,但今天碰上自己还真就是死路一条。

颜春也就时不时施展步法,险险的从那家伙的刺刀下逃身。让那***总以为自己不如他,这不是做给他看,而是做个那些特战队的人看。这不都自己还自顾不睱呢,那早迟都的死,也就把颜春当是给他们玩儿似的。

颜春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久了对自己的体力可能有所影响。对着那田一胜男嘴角露出一个优扬的弧度:“我还是先送去见的天照大神吧。”两枪手指竟然夹住了刺刀的中间,就这么一折,那刀就断了一截。颜春正想扔掉,想到那些遭他毒手的姐妹,心里忽然也就冒出一个恶毒的想法:先把他变成太监,让他痛,然后,在打他死穴,就如让黄太一样的死法,只不过黄太没有变成太监。

颜春想着把手里的半截刺刀刺进了***下身,并用力在那部位一绞。那里顿时出现一个血洞。***那活儿也就给掉在地上,

田一胜男一下子发出一杀猪似的嚎叫。

颜春心里明白,自己手段再怎么残忍,在那些鬼子眼里也就是小儿科,他们在中国老百姓身上施加的却几倍的残忍。

——

(未完)

!!